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第五章 太守府诊治

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揽月敬神袂 2648 2017-12-07 01:29:33

  丁泽康带着丁之瑶,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太守府。到了太守府正门,丁泽康身轻如燕的翻了下马,虽是学医多年,可是毕竟是习武世家的子弟,武功还是没有荒废。扶着丁之瑶,轻轻地将她带下马,放到了地上。

  丁之瑶冲他笑笑,随后二人一同跟着早就等在门口的太守府管家走了进去。

  太守府地方不大,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府邸虽小,可是却精致的很。众人顾不得欣赏,在管家的带领下弯弯绕绕了一圈,最后来到了一个房间,进去后,才看见老御医早就站在一旁了。

  丁之瑶上前行了一礼,对张御医说道:“晚辈愚钝,因家中有事耽搁了一会,望请见谅”张御医睨了她一眼,并未说话。丁泽康却面上微红,而丁之瑶就这么一直行礼,直到旁边的太守和太守夫人焦急的不行,张御医才缓缓的开口道:“起来吧,一同去看看。”

  丁之瑶垂眸:“是。”

  丁之瑶走进了里屋,见青纱帐下一个瘦弱的女子躺在榻上,形若枯槁,仿佛瘦的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皮,怕是在不醒来,就要饿死了。

  丁之瑶看向张御医,张御医回看她,轻轻点了点头,丁之瑶才上前查看。

  张御医先前的因等待而不满的心情好了许多,还算是个知礼数的小姑娘。

  丁之瑶先是探了探她的脉,果然和正常人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异常。丁之瑶仔细的看遍了全身,也没发现任何异常,正要再看看周围,想知道是不是其他问题的时候,突然间看到了这位小姐的手。

  只见这位小姐的手微微泛白,只有一个地方,隐隐约约有一条及其细的红痕,与这整个手的惨白有些不符。丁之瑶抽出了随身携带的银针,扎了一下。果不其然,一滴黑血涌了出来,丁之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拿旁边的空茶杯接着掉出来的血污。

  张御医在后面略带赞赏的点了点头,连他这个老御医都没发现的地方,被一个年轻人看了出来,还是位世家小姐。即使有些丢人,但他惜才之心却萌生了出来,心道:女娃娃真是细心。可面上却还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丁之瑶。

  丁之瑶并不知晓张御医的内心变化,看了看那几滴流出来的黑血,用银针挑了一丝黑血,用鼻子凑过去问了一下,只见那银针在烛光的映衬下微微闪动,散发出一股微微的臭味。丁之瑶摇了摇头看向张御医和太守夫妇屈身道:“晚辈不才,只大约猜测小姐是中了毒,但是具体是什么毒,晚辈实在不知。”

  太守夫人老泪纵横,他们夫妇二人老年得女,只有这一个女儿,老太守一生钟情于太守夫人,身边再无别的女人,也就只有这一个孩子,平时也是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如今出了这件事,心里更是抽搐的疼,头发都跟着白了大片,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可是他只能跟着空着急,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心里的懊悔与难过更是无法言说。

  如今得知女儿是中了毒,双眼睁得通红声音嘶哑的对丁之瑶道:“老夫不难为丁小姐,谢谢丁小姐和张太医今日肯前来看我家女儿,管家!”太守话音刚落,刚才那名带路的中年男人便走了进来,端了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摆着黄灿灿的金子,管家走了过来,太守开口道:“一点点心意,还请二位不要嫌弃。”

  张太医摇了摇头“老夫想试着诊治,丁小姐不懂毒,老夫却是知其一二,不知道可不可以试试?”

  这张太医是太医院有名的老顽固,曾经为一位顽疾将死的小太监诊治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终是将他救了回来,小太监感激不已,张太医只是淡淡的撇下了句:我只是没见过你这种病而已,就转身离开了。那小太监是浣衣局的,因为感激张太医的救治,从此张太医的朝服每每都是崭新的,有时候洗的根本不像一个太医的朝服,倒是像一个文官,没有那股子的药味,而是淡淡的花香。

  虽然这是传言,可是无风不起浪,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从此宫里人都传张太医是个喜欢研究疑难杂症的太医。

  太守夫妇听了大喜过望,眼里满是感激。

  张太医突然改口“不过……”

  “不过什么?太医你说你需要什么工具,或者药材,只要我能办到的,再大的价钱我也出,只要我女儿可以好!”老太守目光坚定地看向张太医。

  张太医看向丁之瑶,丁之瑶心下觉得不好,果然,张太医开口道:“我想要这女娃给我打下手,别人做事我不放心,而且她也懂得一些医,又是个女娃,方便救你家娃娃。”

  太守面向丁之瑶,对丁之瑶说:“丁小姐,小女的病还得劳烦您,希望您可以帮帮忙,您要什么,您尽管开口,我们办不到也会去试试……”太守言辞恳切,不经意间一颗晶莹滑落而下。

  丁之瑶讶然,两世为人,自己的父兄叔伯对自己都很好,所以她也极少落泪。那场杀戮她哭得最是伤心,哭到哭不出。可就算是那满天的血红,她的家人也未曾掉下一滴眼泪。丁家家训有言:丁家儿郎,只流血,不流泪。

  又或许是他的父兄将她保护的太好了,活了两世,还从未见过一个男人流泪,虽然和丁家的家训有关,可即便如此,这样的情景也是几乎不见的。

  “太守太过客气了,家父从小就教育小女,为人要善,况且医者仁心,只是打下手而已,张太医又不会难为我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i,不必如此,我尽力去做。”说罢便向太守行了一礼,是以回复刚才太守话中的敬词。

  太守见此,心中十分的感激。正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张太医打断了他的话,对太守夫妇说:“还请二位屏退所有人,留两位小丫鬟和一位嬷嬷在此,你们二位也请回去等待。”

  丁之瑶叫住了闻言往外走的太守夫人,对太守夫人说了几句话,太守夫人点了点头“好的,丁小姐放心吧。”

  众人退了出来,一直站在外面的丁泽康见众人都出来了,唯独不见自己的妹妹,心里焦急,问太守:“太守,请问家妹她……?”

  太守并不认识丁泽康,因为丁泽康之前很少出门,后来又因为一心钻研医术所以更是足不出户,所以太守更是不认识眼前的少年,不过这眉眼倒是看起来面熟。

  “不知你妹妹是?”

  “家妹名唤丁之瑶,小生是他四哥丁泽康。”太守看向这个面相温润的少年,心下了然,原来如此,是丁府四少爷,怪不得这眉眼,像极了……。

  “哦,对,丁小姐在里面为我女儿治病呢,可能会需要很久,她让我对你说‘你先回府,若忙完了太守自然会平安将我送回去,只是家中还有父兄不知道原因,四哥先回去讲明缘由,不用管我’这些话。”太守夫人想起了临出门时那九小姐在自己的耳边说的话,重复的说给丁泽康听。

  什么叫不用管她?丁泽康微微蹙眉,不过这是在别人家里,他不好说什么,况且自己妹妹说的也对,还是先回去为家里报个信吧。心里想着告辞离开了太守府。

  太守看向少年的背影,轻叹了一声:“还真是像。”

  “像谁?”太守夫人不解的问。

  太守意味深长的对她说:“他是丁府八老爷的四少爷,你说他像谁?”

  太守夫人想了半刻,恍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看着他面熟,原来是……”

  “唉唉唉,别因为女儿的事昏了头,有些事不能说。”

  “哦哦,这倒是。你瞧我这脑子,竟然忘了。唉,希望雨儿能好过来。不过既然是她的女儿,应该不会差吧。”说着露出了些许放心的神色。

  树叶沙沙作响,今夜无云,新月如钩挂于天际,只是这样的夜,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无从得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