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儿童文学 葱叶葱花

第四章 水汪汪的大眼睛

葱叶葱花 臭黑龙 4071 2017-11-14 15:43:58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

  “她俯下身子凑近我的脸,睁大了眼珠儿注意地看着我的眼睛,就仿佛往我心里灌输一种使我振奋的力量。

  她一讲起上帝、天堂、天使,就显得和蔼;面孔也变得年轻,湿润的眼睛流露出特别温暖的光芒。

  但他的眼睛经常充血而且混浊,有时像死人般的停滞不动。

  吃力地张开眼睛,眼睛失神。

  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

  她那没有精采的眼睛忽然发光了。

  顺着眼,眼角上带些泪痕,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

  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

  只是直着眼睛,和大家讲她自己日夜不忘的故事。

  她张着口怔怔的站着,直着眼睛看他们。

  她单是一瞥他们,并不回答一句话。

  似很局促了,立刻敛了笑容,旋转眼光,自去看雪花。

  总是瞪着眼睛,不说一句话。

  这眼光射向四处,正如孩子在饥渴中寻求着慈爱。

  眼里射出悲喜,但是夹着惊疑的光,虽然力避我的视线,张皇地似乎要破窗飞去.惶惑和天真的感情。

  在盯着父亲的眼睛瞧,觉得他那双笑眯眯的小眼睛也和夜空一样深邃、神秘。

  父亲的眼睛神神秘秘,仿佛可以给我编出许许多多快乐光明。

  那两汪清水似的凤眼,虽然总是淡淡的看人,却有说不出的明澈。”

  ——姜滇《清水湾,淡水湾》。很喜欢姜滇的文章中,对大眼睛的描述,父亲的眼睛,女儿的眼睛,你的眼睛,他的眼睛,所有人的眼睛,有所不同,却又有许多相同之处。我们看世界,看这个时刻变化着的世界,我们每个人的感受各不相同,或喜或悲,只要我们用心去体会,就会有想不到的结果。

  眼中有泪,是欢乐,是痛苦,是喜是悲。

  点点滴滴,不能用语言去描述,只能静静的,无声的去感受。

  在别人眼中,路家是个大家族,只不过没有白家大,路飞与白雪的结合,没有什么政治上的弯弯道道,他们两家是书香门第,白家祖上白姓的名人不少,也留下不少白氏家族的象征的东西。路家,有自己的族谱庙堂,掌权的是路飞的爷爷,老爷子八九十岁,还依然很结实,据说是练了一种养生的功夫。白路两家的结合,是白雪跟路飞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在高中便确立了恋人的关系,只是碍于家中的诸多事物,没有告诉家人,两人约定大学毕业在一起,于是便有了他们现在的家庭:一家四口,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女双全,其乐融融。

  “老妈,老妈,姥爷来了。”大女儿路敏喊着正在厨房里的妈妈。

  “爸,您来了。”白雪急忙从厨房跑出来,还是有些激动,虽说白老爷子经常来,但是做女儿的还是特别喜欢,难怪人们常说:女儿是老爸的小棉袄。这个棉袄还是特别爱粘人的,白雪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在白老爷子面前她还是表现出一副小女生的样子,让一旁的女儿看了也是摇摇头,老妈也有萌萌哒的一面。

  “你这丫头啊!”说着白老爷子摸了摸女儿的头,白雪一副很受教的样子,乖乖的站在一边。

  “老妈,怎么一股烧焦的味道?”路敏狠狠的吸了一鼻子,说了一句。

  “坏了,我那红烧排骨!”老妈马上意识到,厨房还做着饭呢。边说着便跑进了厨房。

  白老爷子看着女儿那着急的样子,自己乐呵呵的,说着:“这傻丫头就是急毛毛的。”

  厨房里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是一块排骨许久没有翻动,有些烧糊了,丢掉就好了。

  “小敏,你这鬼机灵,看你妈的笑话,待会你妈要揍你屁股的。”说着小敏姥爷,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才不会呢?姥爷,今天又拿什么好东西了。”

  “你到是会猜。这次画了一幅画,写了一幅字,要不你来欣赏一下?”说着老爷子,拿眼瞄了一下路敏,这小姑娘到不拘束,踱着小步,来到姥爷的字画前。

  路敏来到字画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又点点头,又摇摇头,不一会字画看完,她又挪着小步走到沙发上,轻轻地坐在那里,眼睛这时到闭上了,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你别说还真有一个专家的样。这时一旁的姥爷却有些着急了,但是他了解他这个宝贝外孙女,是个书画懂行的小鬼头,想到这里便由着这鬼丫头了。

  时间在等待中走的很慢,像是一位老太太在过马路,东看看,西瞧瞧,小心探着路,很慢,很慢。

  “《观音送子图》,我见过明代佚名画家所绘的《观音送子图》,观音菩萨呈现中老年贵妇人相,头饰华贵宝冠,顶有化佛。佩耳环、项链、臂训、手镯、腰饰等珍宝璎珞庄严全身。面相雍容高贵,慈悲祥和,怀抱一可爱的婴儿。此婴儿全身饰满珠宝璎珞,手里还拎着一个大钱袋,以示福报无限。观音上端有祥云缭绕升空,以示观音怀抱婴儿从天而降。观音菩萨骑着挂满饰品的印度狮子,象征皇室的高贵和至高无上的权力。观音菩萨的左脚踏有一朵莲花,端坐在狮子宝座之上。善财童子在狮子尾部朝拜观世音菩萨。姥爷说实话,你画的这个也是栩栩如生,画工了得,意境也很深,但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这个我想不到,可能是我的境界达不到吧?”路敏说着,她努力整理着思绪,试着把问题说明白,但又冥冥中抓不住,只好这样说着。

  白老爷子也点着头,默认了外孙女的话,他不是一个老顽固,因为他能吸取别人的意见,不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都会听听,然后再细细琢磨一番。

  观音送子的来历故事,我们想来都听过,我们细细品味一下。

  “从前,在福建与江西的界山上有座小道观,道观里住着一个道士。这个道士炼了一粒不死丹,吃了以后可以长生不老。但是还缺一百颗小儿心做药引。道士接连几夜下山,施展飞檐走壁的本领,搜遍方圆百里的所有村庄,盗来了一百个男孩,统统关在暗房里,准备剖膛取心做药引。

  这天夜里,刚在泉州造好洛阳桥的观音菩萨回普陀山,路过那座道观,忽然听见众多小儿的哭喊声,不觉心头一沉急忙按下莲花云,舒展慧眼一看,不好!道观里烛光惨淡,踊桌上放着一粒丹丸,一个道士正磨刀霍霍,百来个小儿哭成一团。观音心里明白了,悄悄伸出手指一弹,将不死丹弹到地上,骨碌碌从道士面前滚了过去。道士一愣,慌忙爬一地上去捡。不料,不死丹一触即滚,弄得他手忙脚乱。这样滚滚爬爬,爬爬滚滚,一直滚爬到室外,眼看就要到手,突然一阵清风,将不死丹吹得无影无踪。道士悔悔恼恼,回到暗室一看,一百个小孩也不见了。

  原来,观音将道士引出暗室后,趁机救走了小孩。她想,丢失儿子的父母一定十分焦急,得赶紧把儿子给他们送去。可是,小儿不知道家住哪里,说不清父母是谁,这可怎么办呢?观音想呀,想呀,突然眼睛一亮,有了!她听说这时原州官年过四十,膝下尚无子女,老百姓背地里骂他“贪赃枉法,断子绝孙”,无疑是个贪官。观音正想治治他,便悄悄地将一百个小儿安放在州府衙门。此时,州官夫妇正为没有儿子而斗嘴,忽见衙役匆匆来报,说大堂上有一百个小儿,不知从何处来的。夫妻俩一惊,急急忙忙赶到大堂一看,果然有一百个小儿挨个儿恬然入睡,个头齐刷刷,面孔红彤彤,煞是讨人欢喜。州官捋着山羊胡子笑了,说:“养起来,统统养起来!周文王有一百个儿子,我也养他一百个!”官太太嘴一撇,说:“你养得起呀?我看还贴出布告,叫百姓们前来认领,每个小儿交十两雪花银!”州官一听急了,吼道:“那也得留下二三个!”衙役马上迎合道:“老爷夫人,有了儿子,又有银子,真是双喜临门!”夫妻俩听了这才开心起来。于是州官连夜写了布告,叫衙役到四城门张贴。

  第二天清晨,衙役又匆匆来报:“老爷,不好了,布告给人改了!”州官一骨碌从被窝里坐起,愣着眼睛问道:“谁改的?怎么改的?”衙役回答说:“改成这么四句:‘救来百个小儿,养在州府衙门,传言失儿父母,赶快前去认领。’却不知是谁改和。”州官发火了:“蠢货,你不会将布告揭回来的呀!”衙役嗫嚅道:“揭了,就是揭不下来!官太太急了,一个劲催州官快起床。这时,又有一个衙役来报:“老爷不好了,有个青年女子,领着许许多多男女,将一百个小儿全都认领走了!”

  州官猛地跳下床来,跺脚喝道:“快将她抓起来!”衙役哭丧着脸说:“那女子说了,老爷若要抓她,可上南海普陀!”州官夫妇一听,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这个青年女子,莫非是观音菩萨变的?夫妻俩越想越怕,一个躺着,一个立着,身子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一直抖个不停,直到死去。

  观音送子的消息不胫而走,渐渐在民间传开了。七传八传,把意思传倒了,有人就塑了送子观音的佛像。于是,没有儿子的夫妇便双双去“求子”,求送子观音给他们送个白白胖胖的独生子来。”

  这个故事白老爷子,在路敏小时候给她讲过,路敏自己也查了许多资料,了解过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尽管路敏年纪不大,但是这要她认准的事情,就会去做,而且是不遗余力的去做到做好。对此,白老爷子很欣慰,这一点小丫头随他。

  对于字,姥爷写的字,还是那么有味道,路敏不加评论。字是一段《白观音经》,经文翻译出来是:

  “佛说观音救苦经。念诵放光明。普陀落伽山。住在南海宫。中宫菩萨殿。万年紫竹林。坐下白玉像。起来影无踪。左边白鹦鹉。右边圣水瓶。脚踏金莲花。手提杨柳枝。合掌是童子。留我念真经。佛说楞严咒经。是拔难救苦经。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摩诃萨。百千万亿佛。恒河沙数佛。无量功德佛。佛告阿难言。此经大圣。能救狱囚。能救重病。能救弟子三灾百难苦。若有人读诵一千遍。弟子一身离苦难。读诵一万遍。弟子合家离苦难。南无佛力威。南无佛力护。护持无恶心。令人身得度。回光菩萨。慧善菩萨。阿玉大天王。正殿菩萨。摩休摩休。清静比丘。官事得散。私事得休。诸大菩萨。五百罗汉。救护弟子。身悉解离苦难。自然观世音。璎珞不须解。勤诵千万遍。枷锁自然得解脱。信受奉行。即说咒曰。金婆金婆谛。陀罗尼谛。尼诃罗谛。菩提萨婆诃。自性皈命理。观音菩萨。大慈大悲。左手净瓶甘露水。右手掌着杨柳枝。头上顶着弥陀佛口中常念波罗蜜。火坑化作白莲池。朝念观世音。暮念观世音。千手千眼观世音。大慈大悲观世音。救苦拔难观世音。或在空中云里现。或在江河救船只。或在房中救生产。或在牢狱救罪人。上界虚空来拥护。下界邪魔化灰尘。弟子稽首拜观音。祈请观音亲降临。”

  从小,路敏强闻博记,对于这些佛经,到时熟读不少,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也会记一下,经文唱出来时是非常动听的,天籁之音,让你忘却世间一切烦恼。

  路敏是一个好动的女孩子,对于这个静的,深奥的经文却很喜欢,白老爷子说她是“小妙善”,一个活脱脱的仙女菩萨。一老一少,这样相互交流着,不知道的还认为他们这是闹着玩,不过看那情形,哪有不点玩笑的味道。路敏那双大眼睛,水灵灵的,一闪一闪,透着一种灵气。

  眼睛会说话,而且会让你听她说话,这便是一件妙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