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婳灵曲

第二十七章

婳灵曲 不愿过江东 1808 2017-11-11 11:27:00

  这个月的十九,皇宫里置办宫宴,荣安公主要出嫁了,请了许多朝臣世家以及其家眷进宫。许婳灵是由可珠扶着到场的,周景云在后面,看不见情绪。许成言的席位在许婳灵的斜对面,但是许成言却并没有忧虑地往许婳灵这边看。嗯,终究是长大了,许婳灵想。姑父也来了,对着许婳灵微微点点头。许婳灵前些日子去看过姑姑,因为姑姑的女儿如如生了病,所以现下还在养病,便也是没有出席了。许婳灵又看到离许成言不远的孟肖铭,目光一略而过,未曾停留。然后许婳灵坐好,理理袖子,将手交叉放好。她盯着银筷上的花纹,便再没有什么动作。一直到刘靖庭来了,宣布宴会开始,一群人才纷纷动了筷子。“别吃生冷的,吃这个。”周景云夹了个丸子放到许婳灵的碟子里。许婳灵礼貌地笑笑,“多谢将军。”坐在高处的刘靖庭看见了周景云旁边的许婳灵,一笑,也是不由得一怔,许婳灵笑起来的时候,整张脸都生动起来,是那种由内而外的娇媚,果然是倾城姝色,难怪周景云这么想着念着。

  不一会儿,宴会就开始很明显的分向了。朝臣们都留在这里陪着,女眷们则是相邀着去赏花了。许婳灵找了一个比较偏远的小亭子坐了一会儿,就叫可珠扶着到附近花园里走走去了。自己还是和那些贵妇小姐们有些不熟,虽说自己案例应当是要在这圈子里面混的风生水起,奈何各家都交代过的,周景云周将军不是个好惹的,没事就不要去招惹安明县主。倒是借着周景云的由头,自己落了个清闲了。一边原本在和荣安府三小姐说话的荣安公主远远看见了亭子中的许婳灵。果然,没有什么人敢上前去和安明县主谈论。一是怕着周景云,二是,去了,只会使自己显得粗俗低陋,倒不如不去讨这个无趣。但是荣安是不怕的。就算是自己依靠的先太后已经倒了,但是自己和皇兄刘靖庭并没有利益冲突,这一点,就算是有些没有心机的荣安也是很明白的。荣安想到自己将要嫁的那个状元郎,就有些脸红。早就听闻过,镇国将军府上没有一个姬妾,就连下人,都是些中年的婆子。荣安无非就是想知道,到底是也难怪什么方法,才能这样,,,,,,这样专宠的。荣安红了脸,可是自己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任何冲动在自己看来,那都是不过分的。所以,现在荣安就站在了许婳灵面前。“安明。”荣安叫许婳灵。“参见公主。”许婳灵优雅地行了礼。荣安看着都是一阵把持不住,更别说男人了。“安明,我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荣安说着,又看看周围的宫女太监,“都给本公主站远点儿。”

  许婳灵看着还是一如从前一样活泼的荣安,不对,现在是荣安长公主了。自己很久以前见她的时候,还是说是要派人去和亲,自己被先太后传唤进宫的时候了。荣安倒是看上去比以前要沉稳些许了。荣安开始有些紧张,但是还是问出了口:“安明,我就是想问问,,,,,就是,,,,,,怎样,,,,,,怎样能让夫君不纳妾啊。”荣安说着说着,自己脸都红透了,看也不敢看许婳灵。这性子倒是没怎么变,这般单纯娇憨,也难怪那刘靖庭留的下她。为什么周景云不纳妾呢?许婳灵不会去深究对于现状毫无任何利益的问题,但是看着荣安,倒是觉得可以逗逗她的。“这,安明并不知。”许婳灵没有说谎,自己是不知道为什么周景云就那么放不过自己。荣安看了看许婳灵的脸,也是呢,这般艳丽,如何能叫别人比下去。荣安是招了这回的当驸马的,听说也是个俊秀的公子,是特意向皇上求娶荣安的。只是那人究竟心里有没有荣安就不知了,许婳灵想,这人大多是想要借荣安,再在官场上混个高位的,就算不是这样,这人的目的也不会干净到哪里去,进了官场,谁又能保证出淤泥而不染呢?这种事情,荣安再怎样不知世事,也应当是见怪不怪的,只是,,,,,,许婳灵看看眼前明显已经对此不理智的荣安,自己,要不要提醒她?

  许婳灵想到那年进宫时的自己,穿着那身娇绿的衣裙,也是现在这样淡淡笑着看着荣安。“公主,”许婳灵停了一会儿,还是说了,“一盏华美的灯笼,人们往往只看见那上面的字画,而忽略掉灯里的烛火。”荣安一怔,自己是天真,但不是傻。可能,就是有些不甘心吧。作为皇室子女,能够蠢成自己这样的,可能是少之极少的。但是自己就是不愿意自己去承认,未来的夫君是抱着目的来接近自己的,更别说,自己似乎对他一见钟情了。自己过来找许婳灵,是不是潜意识里是希望有个人能这样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而不是假意奉承呢?

  这世上,从来没有单纯地靠近,或者说,接近。每一个人本就都是带了各自的目的而来,可取所需,利益同方时,便是友,利益冲突了,便是敌。

  “安明,”荣安笑笑,掩去眼中落寞的神色,“多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