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聊斋仙之于云天

第五章 忽现波澜

聊斋仙之于云天 迷惘于鵻 2776 2017-11-12 00:00:00

  此后无名没有再回到湖底,而是一直在谁水仙花园陪伴着水仙,无名很好奇,他看得出水仙并不是水仙花,水仙身上并无妖气,而且看不出真身,水仙也是在湖底地那款石头上修成人形的,这百年来自己一直在这块石头上,虽然说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但是自己身上也缺失没有多少妖气,难道是那块石头的原因吗?问了水仙,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无名越来越怀疑那块石头有问题,所以他决定去湖底再看看那块石头。

  又到了夜间,明月高挂,照得周围的一切都白压压的,水仙不想离开水仙花园,无名救一个人回到了湖底的大岩石上,无名矗立在石头上,正看着脚下的石头思索,忽然在无名的能看到的余光里,一下让无名抬头向他主人的坟墓方向望去。一个背篓静静地躺在主人的坟墓旁,又有人进四方山了吗?无名想到了水仙,但是他怎么会没有察觉,无名在湖底的一片坟墓中寻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尸体,水仙是不会把尸体扔到其他地方的。

  无名回到了水仙花园,水仙已经睡下了。百年了她还是会杀人吗?虽然已经知道了她杀人的原因,无名还是不能接受。

  第二天一早,“你又杀人了?”无名不看水仙,自己默默地问。

  水仙面无表情的脸毫无波澜,只是一双秀眉微微一簇便再无表示,无名本知自己一直都在水仙花园,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晚我在湖底看到了一个背篓。”无名见谁先西安不语,便继续说到。

  “有人进来了?”水仙好像是突然有了兴趣似的,微微的笑着好奇地看着无名。

  ”不知道,没有看到人,没有看到尸体,只有一个背篓在湖底。“

  ”有意思。“水仙莫名的笑着说,转身便走向了映月湖,无名望着水仙的背影,猜不透到底是不是她,只是微蹙着眉,跟着一起去了。

  水仙站在映月湖畔,看着寂静无波的映月湖面,不一会儿竟仰天大笑起来。无名不明白,”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下去看看吧。“水仙说完便纵身下到了湖底的大岩石上,无名紧跟其后,水仙环视着湖底一座座的坟墓,密密麻麻堆满了湖底,原来这些年自己杀了那么多的人,但是却还没有遭受天谴,难道是姐姐在天上保护着自己吗?水仙不禁苦笑起来。

  ”湖底我已经找遍了,没有尸体。“无名不忍看她的苦笑,便打断水仙的暗自神伤。

  ”是吗?“水仙轻蔑地一笑,随即抬起右手,施法再环视一周,这时湖底所有的事物尽收眼底,坟墓里森森白骨,无名虽食腐肉,但却也将他们一一掩埋,好使这些无辜的人入土为安,忽然看到了其中一座坟墓,没有森森白骨,却有一个身体成盘坐状态的人,不,不是人,是妖。

  水仙收手,惊讶之余却见那妖突然睁开眼,从坟墓中冲出,一股黑色的妖气直冲向自己,水仙抬手一档,顺手拉着无名上了岸。

  那似鬼似妖的人也跟了来,到了岸上才看清。无名睁大了眼惊讶的说到:”主人?“无名没有想到自己的主人竟然没有死。

  ”墨启,想不到百年后我们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再见。“水仙看着前面的人依然是微带轻蔑的笑。

  ”再见?你我当然要再见了,映月湖中的仙子与我素未谋面,百年前初见却杀我一家三口。“墨启说话的时候已经压低了声音,但话语中却满是肃杀之气,仇恨之气。

  ”谁人不知默启先生的妻儿早死,而你却迟迟不让他们进入轮回,还妄想替他们重塑肉身,文质彬彬的外表下是邪恶,提墨之手却早已沾满鲜血。“水仙任然不紧不慢望着墨启说,依然带着轻蔑地微笑。无名在身后紧蹙双眉。

  ”百年前,你断我项颈,没有血肉之躯,我如和施塑颈之术,怎么?同样杀人无数的你不会想要为那区区老妇人同我动手吧?“说话间,墨启收敛周身黑气,显现出百年前的年轻模样,脸上不忘挂着礼貌的微笑。

  ”老妇人?“无名突然想起几天前来四方山采水仙花的老妇人,湖底的背篓就是那个老妇人的,可是自己明明看着老妇人出了四方山。

  ”是她自己太贪婪,映月湖畔的水仙又不是凡物,自当功效奇佳。“

  ”所以你就杀了她,弥补自己的肉身?“无名生气的问道,自己以为帮助了那个老妇人,没想到结果却是自己害了她。

  ”无名,这百年里,你留我肉身不食,我又靠你的妖力,维持残魂,外加肉身不腐,算你有功,今日你若助我赢这映月湖中仙,你依然可以回到我的身边。“墨启看着水仙身后的无名,无害的微笑却透着狡黠。

  无名惊讶又失望的看着自己从前的主人,主人现在还和以前一样,音容相貌,只是自己现在才知道原来主人也是妖,而且生前还杀人无数,可是当年主人又为什么好心救自己。

  但是目前的情况也容不得无名多想,水仙已经先动手了,仙气与妖气交织,无名看不清雾气之中的情况。

  墨启有千年的修行,不可小觑,水仙虽也有千年的修行,但是毕竟平时慵懒,这几百年又沉浸在姐姐死的悲伤中,修行发力丝毫没有进步,虽然水仙是玉帝情丝,属于仙,但法力不敌,很快水仙就处于下风。

  此时无名也焦急在心,感受到水仙似乎不敌,但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无奈只得呼喊水仙的名字。雾气之中水仙与墨启正当僵持中,忽地水仙听到了无名焦急忧心的呼喊,眉头微微一皱,不小心分了神。墨启见此好时机,便用力一挥,之间不把妖气形成的利剑,穿过了水仙的胸膛。

  水仙眉头一下舒展开来望着墨启,忽然笑了,此时雾气散开,无名看见水仙和墨启停在空中,显然水仙已经受伤了,无名大声叫着水仙的名字,可水仙只是笑着笑着笑出声,无名一纵身在天空中接下水仙,带着她回到地上。这时无名才看见水仙胸膛的伤,水仙的嘴角挂着一丝鲜红的血,无名顿时惊恐。

  “哈哈哈!想不到吧,几百年后,你同你姐姐一样,死在了情上。”墨启慢慢落地,嘲笑道。

  “哈哈哈!是吗?你以为你赢了吗?”水仙仰天怜悯地笑着,怜悯地看着墨启。

  墨启疑惑地看着水仙,就在这时,他的肉身开始溃烂,法力开始消散,魂魄开始剥离,墨启惊恐万状的看着自己逐渐加快消散的身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墨启看着水仙生气的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你有千年修行,又怎么会轻易的死,百年前将你投入湖中时早已施了法,这些年你早已与映月湖息息相连,不得出映月湖半步,否则神形俱灭。”说完水仙又仰天苦笑,她终于为姐姐报仇了,当年墨启为了得到自己的躯体为其亡妻重塑肉身,引来过路书生,不料却害死了姐姐。

  当时墨启忌惮水仙的仙力,不敢以妖力相拼,几百年杀人无数,修为大增,前来四方山训我,又不料被水仙毫不犹豫地杀掉,毫无还手之力。

  水仙其实知道真正害死姐姐的人是墨启,就一定要为姐姐报仇。“姐姐呀!今天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惊恐的墨启,终于明白自己还是输了,就不活自己的妻儿,也就认命了,不做挣扎,忽地又大笑起来,“哈哈哈!湖中仙呀湖中仙,本是仙身,却活得如此凄凉,你不是想要为翩翩报仇吗?那你就杀了你自己。”

  “什么?”水仙忽极惊恐。

  “若不是因为你,你姐姐会死吗?”墨启无情的说道。

  此时,水仙已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自己雪白的裙子。是啊,姐姐是自己害死的,墨启是为了我的躯体,才会有后面的事情啊!细思至此,只有仰天苦笑,脸颊留下两行清泪。

  墨启和水仙仰天大笑着,身体慢慢消散,最后只剩惊恐悲伤的无名摊坐在映月湖畔,等着夜幕初降,明月初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