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乱世神兵劫

第十八章 闹脾气

乱世神兵劫 画婳01 2717 2017-11-12 02:00:00

  凌霄阁。

  为了保证夜逝羽一行人的安全,任清风连夜将他们都安置在这里。

  夜逝羽房中。

  初浅婳见云青青替夜逝羽疗完伤,立即伸手抱住他,仿佛怕他跑了。见状,云青青不由摇头叹息,现在的初浅婳,可谓是草木皆兵,谁都不相信了。

  夜逝羽见状也是无奈,“婳儿。”

  “我不想听你说话。”初浅婳直接打断他的话,只是她的眼睛红红的,声音也带着哭腔,显然夜逝羽之前同意初云航的事情让她无法释怀。

  初云航缓缓从门外进来,见他进来,初浅婳直接转过头,不看初云航,显然还在生气。

  初云航见状微微叹了口气,“婳儿,还在生爹爹的气呢?”

  初浅婳却是连头也不回,看也不看他一眼。

  “是爹爹错了,婳儿不要生爹爹的气了好吗?”初云航好声好气的哄着。

  闻言,初浅婳直接转身,她伸手就将初云航推了出去。“我才不要原谅你。我最讨厌你了。我不要见到你,你走,你走!”

  初云航无奈苦笑,似乎还想说什么,云青青却是一把拉住他,摇头道:“初师兄,你还是先让婳儿冷静一下吧。”

  初云航见初浅婳已经转过身不理他,沉默片刻,也只能听云青青的话先离开。

  只是任他们也没料到,初浅婳这一气,却是整整半个月没有理睬他们。

  初浅婳这一次是真的被气到了,不仅是夜逝羽和初云航,就连星辰等人都没给好脸色。也就星毅和云青青两人当时开口解围让初浅婳对两人态度还好,至于其他人,初浅婳的眼神都是带着警惕。仿佛下一刻他们就会变身坏人把夜逝羽带走一般。

  而夜逝羽每日看着细心照顾他却话也不肯跟他多说一句的初浅婳,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只是任他说什么,初浅婳就是不理他,只是紧紧盯着他仿佛怕他跑了,却一句话也不跟他说。

  这样的初浅婳,无疑让夜逝羽又是怜惜又是心疼,他不由暗暗为自己那天的行为后悔。只是那天的情景,现在想起来夜逝羽依旧会觉得可怕,如果那个时候他没能及时替初浅婳挡下那一掌,如果那个时候初云航没有及时赶来,那么初浅婳现在,还能好好活着吗?

  夜逝羽再一次深深感到自己的无能为力,纵使他如今的实力是年轻一辈的顶尖,纵使他已经不逊色于许多老一辈,但他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即使天赋再好,与初云航绝天殇这一类老一辈比,终究还是无法匹敌。毕竟初云航他们也曾经是年轻一辈中的顶尖。

  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初云航说的话,他完全能理解,正因为能理解,所以他才会答应。只是他们都没想到,初浅婳的反应会如此剧烈。

  凌霄阁,初云航房内。

  “初师兄,婳儿的性子比她娘亲还要固执。你那个时候说出那样的话,岂不是在逼婳儿。”云青青看着来回走路的初云航,心中叹息,只是有些话却不得不说。

  “我当时也是一时情急,你知道的,婳儿是月儿留给我的,我怎能看着她出事。云师妹,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赶到,我实在不敢去想,婳儿会怎么样,尤其是当我见到夜逝羽的伤的时候,那一掌,本是对着婳儿来的,如果夜逝羽没有替她挡下那一掌,那么婳儿,”说到这,初云航语气有些哽咽,“如果婳儿出事了,百年之后,我去地下,见到月儿,我该怎么面对她?”

  云青青见他如此,不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她完全能理解初云航,因为她也是把初浅婳当女儿疼的,初浅婳出生的时候,就失去亲娘,初云航一边面对妻子离世的痛苦,一边还要撑起一个门派。若不是有尚在襁褓中的初浅婳支撑着他,只怕那个时候的初云航,也很难撑下去。

  初云航对星月的感情,就如夜逝羽对初浅婳一般,都是那样的至死不渝,失去星月,对于初云航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那段时间的初云航,年纪轻轻,却是头发都白了许多。若不是初浅婳一日一日长大,初云航的修为也越来越精深,只怕现在看起来初云航已经老态龙钟了。

  “婳儿对夜逝羽的感情,你也不是不清楚。夜逝羽在她心里,根本无可替代。”云青青叹气道,“初师兄,他们之间,何尝不是另一个你和星月?不说别的,就说婳儿的神兵,是怎么被唤醒的,你就该明白的。这一辈子,除了夜逝羽,婳儿是不会爱上别人的。”

  初云航心中一震,眼中流露出一丝痛苦。云青青起身,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直接离开了。

  初云航没有去注意云青青的离开,此时此刻,他眼中的痛楚是那样明显,却又带着一丝,看不出的甜蜜。这一夜,初云航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云航,你带我走吧。爹爹不同意我们在一起。”那一夜,星月急匆匆赶过来,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我知道我对不起炎哥哥,可是我没有办法了。我爱的是你,我不要嫁给别人。”

  “好。月儿,我带你走。”年少的初云航心疼的擦去星月脸上的眼泪,语气坚定的许下承诺。

  “可是如果我们离开这里,你就再也当不了逍遥门的掌门了。”星月抬头看着他,这个时候的初云航,早已是内定的下一任逍遥掌门,这个时候和她离开,就会失去一切。

  初云航却是将她拥入怀中,不在意的笑了笑,“你可以为了我放弃一切,抛弃炎宗大小姐的身份,我又怎么不可以为你放弃逍遥掌门的身份呢。月儿,在我心里,你比什么都重要。”

  你比什么都重要。

  这句话,如同闪雷一般,让初云航瞬间惊觉。曾经的我,与今日的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原来我真的是老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居然不允许孩子们做。曾经犯下的错误,居然还要把孩子逼上一样的路。

  “罢了,罢了,明日就去跟夜逝羽道歉吧。”初云航在心中叹了口气,想通了一切,他也明白了初浅婳为什么不肯原谅他,说到底,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他曾经也有过这样不顾一切的时候,又怎能去奢求初浅婳他们没有呢。

  翌日,夜逝羽房内。

  “婳儿,你看逝羽都原谅爹爹了,你也原谅爹爹了好吗?”今日的初云航一进来就让人大跌眼镜,居然直接对夜逝羽道歉承认错误。面对初云航的道歉,夜逝羽自然不敢托大,立刻就给面子的应下了。

  “才不要。”然而面对初云航的讨好,初浅婳却是毫不给面子的回了一句。

  初云航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望向夜逝羽,夜逝羽嘴角微微抽搐,但是面对初云航的求助,夜逝羽还是不敢无视,他试图开口,“婳儿……”

  “你住口,我还没原谅你呢!”初浅婳却是不给面子的直接打断夜逝羽的话。

  夜逝羽:“……”

  见夜逝羽无功而返,初云航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脸上依旧讨好道:“那这样,以后爹爹再也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了好不好?”

  一旁,夜逝羽微微挑眉,能让初大掌门做出这个让步,可真不容易。

  “真的?”初浅婳微微一惊,随即狐疑的打量了一眼初云航。

  “真的。只要婳儿愿意原谅爹爹。”堂堂的初大掌门,也只有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儿才会有如此低声下气的时候了。“婳儿愿意原谅爹爹了吗?”

  “哼,才不要。”初浅婳傲娇地把头转向一边,只是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强硬了,“万一你以后还这样。”

  “咳咳。”初云航差点没被气到,只是看着初浅婳,他终究还是屈服了,就差举手发誓了。“不会,爹爹保证,绝对不会。”

  “那、勉强信你一回吧。”初浅婳皱着可爱的鼻子,一副勉为其难的道。

  哎,初云航突然觉得心好痛,养了这么久的女儿,就这样心偏向外人。对于夜逝羽,初云航简直是恨得咬牙,偏偏此时此刻又不敢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