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相公,请还俗

第五十一章 玉烙起心女主人

相公,请还俗 椒葱饼 1785 2017-11-11 11:52:35

  这人就是拾章?!産玉烙几人的眸中都闪过一道亮光,不过拾章不是医仙吗,怎么会是一身剑客的打扮?

  “原来是医仙拾章前辈,墨染久仰拾章前辈大名。”空桐墨染谦逊之色不改,多半的原因还是因为二十年前他救了自己一命。

  这二十年……这医仙拾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如今这番模样,身上戾气颇重。一点也不像是传闻中救死扶伤的医仙。

  “好了,老夫我十八年前就发誓不再行医,这世上再无医仙。”拾章听见医仙一词显得颇不耐烦,抬手隔空取了刚刚産玉烙喝的那一壶酒,这酒香……和他在台上尝的那一杯一模一样。

  “说!这酿酒之人现在何处?”拾章一双利眸看向空桐墨染,声音里带着急切,这十八年来,他踏遍四海山川,饮过万千美酒,皆只为寻访她的踪迹,如今终于有那么一点消息,他如何不急。

  空桐墨染眼角滑过一丝暗沉:十八年前就发誓不再行医?现在又急迫地问他有关柒夫人的消息,难道,这誓言与柒夫人有关?拾章前辈和柒夫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産玉烙和寂魂两人心中有着和空桐墨染一样的疑问。

  空桐墨染斟酌了一番遂才开口:“前辈,此酒是墨染前几日无意间所得,是一位妇人赠的,墨染并不知其姓名。”

  “哼,你在骗老夫!”听见空桐墨染如此说,拾章恼羞成怒,突然发狂,周身有强大的灵力涌动,只见那拾章原本束起的长发在灵力的冲击下散了开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丝丝变白,直致尽数变成白色。一头白发在周身狂舞,配上一脸的怒容,那气势连産玉烙都不敢与之抗衡,而没有灵力的寂魂更是在拾章催动灵力之时就被甩出了十丈开外,伤了内腑,落地时狠狠地吐了一口血,差点没晕过去。

  産玉烙虽有灵力,但是不敌,只得早早地退了出去,却是没走,站在一旁观战。

  空桐墨染是唯一一个能够勉强与之抵挡的人,只是下盘不稳,被生生逼退了好几步,反观拾章,他倒是轻松许多,两人周身都萦绕着一层淡光,空桐墨染的是一层淡淡的白光,拾章的是一层强劲的紫光。

  産玉烙一看这情形,暗道不妙,可凭借他的那点灵力根本就帮不上任何忙,这拾章前辈的灵力,估计和他的师傅涑禾旗鼓相当。

  “哼,小娃娃,你本就自封了灵脉,还强行催动灵力,若是不想死,就快点交代,那酿酒之人到底在何处!”苍劲有力的声音透过两道灵光直击人的耳膜,空桐墨染又被迫后退了几步。

  “拾章前辈若是信任晚辈,晚辈必将那人给您找出来,只是墨染有一事相求。”空桐墨染一边抬手抵御,一边不疾不徐地说道。

  “原来是想要老夫帮忙,说吧,何事?”拾章收回灵力,他游走在这江湖之中数年,江湖规矩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他自然不会占他便宜,更何况,这事与她有关。

  “还请拾章前辈帮我救一个人。”

  “死了多久了?”

  空桐墨染、産玉烙、寂魂几人皆看向他:何意?

  “若是死了超过三天,那老夫也无能为力。”

  好狂妄的话!这世上也只有医仙拾章敢这样说,传闻中,医仙拾章可以生死人,如今看来,传闻果然不虚。

  空桐墨染因方才虚耗过甚,面上一片苍白,和平常伪装出来的不一样,只是神色却好看很多:看来卿歌那小子有救了。

  “还剩几口气。”

  “那好办,走吧,现在就去。”拾章催着几人带路。

  産玉烙跟在一行人身后若有所思:这拾章前辈不是说十八年前发誓此生不再行医吗,怎么这下又答应的这般爽快,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多时,几人便来到了地宫。果老正在里面调配药草。

  卿歌此时全身上下都被插上了银针,整个人如同刺猬一般漂浮在药池上,依旧昏迷着。

  拾章无声无息地来到药池旁,看着漂浮在药池子里的人,面无表情地道:“此人得了贪狼的一滴血灵,难怪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未死。”

  喝了血灵!空桐墨染剑眉一挑,那蠢物还真是舍得,不过……总算是做了一回好事。産玉烙和寂魂听见这话倒是震惊了。

  “诶……墨染师弟,你这手下得了贪狼的血灵,你现在可别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産玉烙清冷的脸是天生的,但他实则就是一个坑人的货,“这血灵是你给他的吧,卿歌都有……没道理我这个师兄没有啊。”

  産玉烙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递到空桐墨染眼前,那样子,活像是别人欠了他东西。

  空桐墨染只凉凉地看了他一眼,顿了几秒才开口,“那血灵,还在贪狼的身上,那贪狼已经认了顾瞒瞒为主,现在正在她的落风阁里呆着呢,师兄想要,自己去寻便是。”

  “你说顾瞒瞒?你的那个大嫂,那贪狼竟会认一个弱女子为主。”産玉烙收回自己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兴趣,只是清冷着一张脸,不做任何表情,语调也是平平,可肚子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算计别人:“说来,玉烙来了这空桐府许久,还不曾拜会过这里的女主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