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045:新格格

清穿皇妃:四爷,高抬贵手 暗香 2060 2017-11-12 00:00:00

  温馨不是个傻的,仔细一思量,就尴尬了。

  四爷该不会以为她吃醋把自己气病了吧?

  可是一大早的人都不见就给撵西院去了,温馨实在是想不到别的理由啊。

  好尴尬。

  莫名其妙的就给自己安了一顶善妒的帽子。

  今日西安行宫那边格外的热闹,青海和硕亲王扎什巴图尔、鄂尔多斯多罗郡王董罗布、松阿喇布等人,以及喀尔喀台吉、青海台吉等人来朝,一众皇子都要随侍在侧。

  四爷说了,这次西巡到西安也差不多就到头了,接下来就该是商议回京的事情,所以这些草原西北的部落首领才会赶着来西安朝见。

  据四爷估算,在西安至少也得呆个十几天,所以她一点也不着急。

  晚上等温馨都睡着了,四爷还没回来。

  半夜里温馨就感觉到身边多了个人,迷迷糊糊的滚了过去,还带着浓浓的酒气,温馨就半睡不醒的睁开眼睛。

  不等她说话呢,四爷就劈天盖地的吻了下来,把她压住了。

  不知道他兴奋个什么劲儿。

  第二天早上温馨醒了,转头就看到了半坐着的四爷,还愣了一下。

  她已经感觉好久没在早上看到四爷了。

  “醒了?可有哪里不舒服?”四爷轻咳一声不太自在的问了一句。

  昨晚上酒喝多了,回来闹了小格格折腾好久,忘了她还病着,四爷难得愧疚了。

  温馨本来没觉得什么,但是四爷这么暧昧的一问反而红了脸。

  她算是知道了,四爷不仅闷骚,而且晚上划船不用桨,全靠浪!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红了脸,又冏又羞,温馨不知道怎么面对四爷,索性一股脑趴进他怀里。

  四爷就悄悄地松口气,小格格的脸红的跟苹果一样,偏偏那双眼睛又黑又亮,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感觉到四爷紧绷的身躯,才知道他也紧张着呢,温馨一下子就笑了。

  这一笑,帐子里那古怪的气氛顿时消失了。

  四爷就自在了。

  虽然还是没说话,总觉得两人之间更亲近了些。

  “今日可好多了?”过了好一会儿,四爷回过神来就问温馨的身体。

  “我就说了嘛没大事,今日精神多了。”温馨笑着回了一句,坐起身来更衣起身。

  四爷也跟着起来,“今日皇上要带着诸皇子及善射侍卫去教场,怕是又要忙一天。”

  温馨趿拉上鞋,拿过四爷的外衣给他穿上,闻言她就说道:“那爷小心,刀枪无眼。”

  “嗯,无妨。”四爷抬起头任由温馨给他系上领扣,“左右爷不上场,看别人热闹就是。”

  外头苏培盛等人早已经捧着盆帕等物,听着动静鱼贯进来服侍。

  等二人用完早膳,八爷顺路来叫四爷俩人就急匆匆的走了,温馨这里还没想着今日怎么打发时间,就有京城的信到了。

  是福晋写给四爷的信。

  福晋这个人最是持重,行事谨慎,不是要紧的事情,也绝对不会送信来,难道是府里有什么大事儿发生?

  温馨一天都有些心神不宁的,想起留在太原府的耿氏,会不会跟耿氏有关系?

  应该不会,这才多久,福晋不可能知道耿氏在太原养病的事情。

  原想着四爷也会跟昨日一样回来很晚,没想到天刚黑就回来了。

  温馨把人迎进来,就把京里福晋来信的事情说了,并把信拿出来递了过去。

  四爷洗了手脸这才接过信,牵着温馨坐下,就撕开了信封。

  温馨小心翼翼的打量四爷的神色,可四爷这个人心思深,她看不出什么,心里越发的有些紧张。

  四爷看完信,就看着温馨神色略有些紧张,不由得笑道:“怎么了这是?”

  温馨看着四爷还能笑出来,本能的松口气,就道:“我是有些担心,福晋千里迢迢送信,怕是府里有什么不妥当。”

  四爷就想起温馨多思多想的性子,就道:“没什么大事儿,府里一切都好,福晋只是报个平安。”

  至于福晋信里提及德妃娘娘,说明年给他选了个钮祜禄氏大姓的格格进府,这样的事情就不要先给温馨说了。

  前头才有几个美人把她吓病了,满人格格的事情缓一缓再说吧。

  德妃娘娘觉得今年给的两个格格都是汉军旗,难免委屈了四爷,这才想着再给个满族大姓的女子弥补一下。

  四爷对这些事情也不太上心,没当回事儿。

  因着温馨总爱多想,不想她一路上玩的不开心,索性就把事情压下了。

  温馨看着四爷虽神色如常,但是眼眸深处那一刹那的犹豫,还是让她心里微微有些警惕。

  福晋信里必然是有事情的,但是四爷不跟她说,她就暗暗留了心。

  到了第二日,四爷离开之后,温馨就让赵宝来去王德海那里套话。

  上回西院几个美人的事情,王德海在四爷跟前说的话,温馨已经知道了,她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给自己使绊子,说起来自己可没得罪过他。

  亏得她跟四爷这段时间有些情分,不然的话,王德海这话就能让自己在四爷跟前落不了好。

  赵宝来回来得快,进来就低声说道:“……说是宫里娘娘给主子爷准备了满族大姓的格格,但是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温馨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一个人来。

  实在是太有名了,弘历他娘啊。

  明年可不是钮祜禄氏进四爷府的年份嘛。

  “格格?”云玲有些担心的看着发呆的主子,“您别担心,主子爷心里有格格,任凭她是哪家来的,都不能漫过格格去。”

  呵呵,还真是不好意思,人家钮祜禄氏才是笑到最后的大赢家。

  难怪四爷昨晚上不说,温馨心里就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觉。

  四爷为什么瞒着她?

  是觉得这样的事情没有必要跟自己说吗?

  归根究底,还是自己的分量太轻了。

  “耿格格那边可有信送到西安来?”

  云玲一愣,不知道格格为什么这样问,就摇摇头,“奴婢不知,要不奴婢打听一下?”

  温馨想想就点点头。

  想来耿氏这段日子在太原府也应该不好过,两人联手总好过一人单打独斗的好。

  福晋送信的举动,让温馨嗅到了丝丝的危机迎面而来。

  

暗香

谢谢大家支持,群么么哒(*^__^*)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