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聘:王爷,请休妻!

第025章、我不是宸王府中的人

江山聘:王爷,请休妻! 九荟 2111 2017-11-12 01:00:00

  第025章、我不是宸王府中的人

  柳式微见秦业宸匆匆离开,今日也没有和方淑娴对上的心思,随即打算离开。

  还未走出去两步,就被身后,方淑娴的声音喝住,“来人,给本妃将她拦下!”

  柳式微愣住,还未反应过来,双手已经是被人架住,硬生生的拖到了方淑娴面前。

  扣住她双臂的人用了十足的力气,柳式微双拳难敌四手,愣是没办法挣脱开来,“方淑娴,你做什么?”

  心底的那股不安,顿时扩大。

  方才那股直觉,果然十分精准。当真是没什么好事。

  方淑娴看着柳式微红肿的唇瓣,没忍住,直接‘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柳式微脸上。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立刻席卷而来。

  柳式微微微一偏,余光落在方淑娴小腿上,抬脚就狠狠的踢了一下。

  手不能动,可她还有脚。

  她可不是愿意吃亏的主,就算处在弱势,柳式微也不会向旁人低头。

  她骨子里就带着傲气。

  方淑娴没料到柳式微这一下子,被踢到痛处,身子顿时蹲了下去,恨意丛生,“你个贱人!王爷今日不在,本妃一定要你好看!”

  柳式微立刻明白过来,眼神微眯,“是你故意派人支开的王爷?”

  如心急忙将方淑娴扶起来,对着扣住柳式微的下人开口,“快,将她押到东院去。”

  这王府中人多眼杂,东院才是娴妃的地盘。

  柳式微逃脱不开,此刻反倒是冷静下来。

  方淑娴突然发难,昨日在府中并无事,今日却好像是故意等在府中一样,就等着她和王爷回来,然后好将王爷给支开。

  问题……

  她突然明白。

  大理寺的事,一定是被她知道了。

  方淑娴本就将她当做眼中钉,秦业宸身边若是有她的眼线并不奇怪,更何况秦业宸本就没有可以避开旁人。

  该死的秦业宸,眼下好了,当真是解释不清。

  她想要套路秦业宸,却没想到被反套路了!

  还未等柳式微想完,膝盖弯顿时传来一股剧痛,她吃不住,双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膝盖重重的磕在地上,疼的她牙关轻颤,双手倒是终于被人放开。

  抬头,面前一装扮的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方淑娴的声音在一侧响起来,“娘,就是这个贱女人,想要勾/引王爷!”

  这是方淑娴的母亲,方夫人。

  秦业宸的丈母娘。

  柳式微内心狂躁,撑着自己的身子站起来,膝盖处隐隐疼痛。

  还没站稳,方才押着她的下人正准备上来,柳式微眼明手快,一把扯下头上的簪子,狠狠的刺入丫鬟的肩膀处。

  鲜血直流,一阵痛呼的声音在屋中传来。

  柳式微毫不留情的拔出簪子,眸中冷冽,“想死的,尽管上来!”

  眼下秦业宸不在府中,陆竞也一起入宫,她得拖到秦业宸回来才可以。

  虽不至于丢了小命,但她也绝对不是任人宰割的性子。

  下人们被柳式微这突如其来的发狠,也吓住了,当真是无人敢上前。

  方夫人坐在上座,怒不可遏,这么嚣张的女子,难怪自己的女儿斗不过,“柳式微,你身为女子,不守妇道,勾/引宸王,来人,给本夫人家法伺候!”

  “是!”候在外面的家丁听到命令,齐声应道。

  一口一个不守妇道。

  柳式微简直气炸,深闺怨妇都是没脑子的蠢货!

  想打她,也要看她同意还是不同意,“敬重你一声,叫你一声方夫人。不敬重你,你与我毫无关系。我和宸王没有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用家法?”

  方淑娴被柳式微这嚣张的气势,一下子气的上不来。

  柳式微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方才那股狠劲,当真是将她给吓到了。

  可反应过来,瞬间明白,到底是自己这边人多,柳式微就算再厉害,眼下也是孤军奋战。

  立刻道,“既然你不是王爷的人,住在这王府里面,除了主子就是下人。柳式微,既然你不是主子,便是下人,现在是本妃这个主子教训下人!”

  呵。

  柳式微咬牙,冷笑,手中的簪子,还沾着些许血迹,在自己衣袖上稍微擦拭了一下。

  扫视了一圈面前的人,“我是不是下人不是你说了算。”

  还未等柳式微继续开口,屋外,俨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已经传来。

  芸双的脸上全是泪水,此刻正凄楚的看着柳式微,“小姐。”

  柳式微即刻愣住。

  方淑娴冷笑一声,几步走到柳式微面前,“本妃知道,不能弄死你,可你的丫鬟,本妃尚且还有处置的权利。方才,本妃丢了一对碧玉耳环,在你丫鬟的身上找到了。如今本妃要处死一个窃贼,柳式微,你说本妃有没有这个权利?”

  芸双立刻惊恐的摇头,“小姐,你相信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柳式微咬牙,她忘了,芸双也在府中。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方淑娴到底是秦业宸的侧妃,也是目前唯一的侧妃。

  她对秦业宸有利用价值,所以不会有事,但芸双没有。

  如果今日方淑娴真的对芸双做什么,等到秦业宸回来,只怕芸双已经……

  无权无势,寄人篱下,柳式微死死的握着手中的簪子,将所有的恨意重新咽下。

  手中的簪子被丢下,“娴妃,有什么事冲我来,与她无关。放了她!”

  方淑娴大笑,立刻招呼了身后的家丁,“来人,给我打!”

  一根被浸过水的鞭子送上来。

  芸双在一边被吓蒙了,随即反应过来,剧烈的挣扎,“小姐,不要,娴妃娘娘,耳环,耳环我承认是我偷得,你不要为难小姐。”

  芸双眼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娴妃根本就是利用自己,来对付小姐。

  她不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姐被打。

  此刻,柳式微反而冷静下来,随意扫了一眼鞭子,对着芸双开口,“芸双,没做过的事情,永远都不要承认。记住,你没错就是没错。”

  今日,只要她死不了,来日方长,这笔账她会好好记着。

  她柳式微,从来都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

  这几年到处躲藏的日子,早就将她的性子磨得无比硬气。

  方淑娴在柳式微脸上没看到任何害怕的神情,顿时十分不悦,抓起一侧的鞭子就扔在家丁手上,“废什么话,给我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