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邪王勾勾缠:太子有喜了

第一百章 已修(四)

邪王勾勾缠:太子有喜了 雪染无尘 4071 2017-11-11 23:59:28

  煮熟的鸭子都快飞了的节奏,凤夜尘内心一禀:“不行,不能让他们下来!”边说着一边在一旁急的团团转:“啊啊啊,到底要怎么做啊?反正我就要这些金子。

  要是没了的话,我会以后都惦记着它,睡不好觉的。特别是如果被他们找到献给凤墨绝,靠,那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絮絮叨叨的话,在场的人都听得很清楚,除了已经看得习惯的摄政王以及流云,刚刚赶到的流年一行人皆是抽搐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子:不是吧,为什么献给皇上的话太子会想死?他们不是父子两吗?

  看着如此爱钱如命的太子,摄政王似乎无奈地摇摇头,看着面前的一行手下:“出去以后第一时间将洞口封了,掩藏这里的痕迹,务必不能让人发现。”

  “是!”

  还是舍不得看着这只爱财如命的小狐狸失望的。

  这边,听到摄政王的吩咐,凤夜尘顿时乐了:“啊哈哈哈,摄政王你真是太太太太好了,本太子对你的敬仰就像滔滔不断的江水那般延绵不断啊!”一大笔财产啊,现在就是拍马屁又如何?

  赫连容胤看着凤夜尘,好笑地摇摇头。

  .......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咦”的一声。

  紧接着,熟悉的凤渊世子疑惑的声音也传来,“不是说就在这吗?人呢?”

  “禀世子,信号弹的方向就是这里。”

  “继续找!务必找到太子还有摄政王,不然,小心你们的脑袋!”

  “是!”

  洞里,所有人清晰的听到外面所有人的声音,凤夜尘瘪了瘪嘴:“没看出来这凤渊还有这么威胁人的一面啊?对不对就让人掉脑袋,怎么不先掉了他的脑袋?”对于京城里的这些权贵之子,凤夜尘从来是心里明白,面上不予评论的。

  但要是这些人遭殃的话,那自然也是等着看笑话了。

  毕竟,当初这些人看自己笑话,整蛊自己的时候也不少啊!

  对,没错,本太子就是这么记仇的一个人!

  “这摄政王还有太子到底掉到哪去了?我们这都找了整整三天三夜了,居然连个影都没看到,不会真的出事了吧?”顾小侯爷的声音忽然响起。

  听到顾云烈的话,凤夜尘哼哼两声:“啊呸,就是你们所有人都出事,本太子也不会有事的,顾云烈,很好,居然敢诅咒本太子,胆儿大了啊!”

  额。。。。

  太子,你要不要这么强词夺理啊?人家顾小侯爷哪有诅咒你?人家这话语里面妥妥的关切之意好吗?

  你这理解能力会不会太差强人意了?

  “再等片刻吧。三天三夜都等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既然信号弹的方向是这里,那就肯定没错,让侍卫们继续找吧。”

  “还是司徒大公子明白,说的不错,这信号弹的方位肯定不会出错的,大家继续找,别放过任何死角。”

  “是,世子!”

  ..........

  外面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凤夜尘不屑地嗤了一声,也不理会。

  理会那些人?

  在凤夜尘看来,大多都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的,背地里不知道多想弄死自己的得到该得的利益呢,现在弄得这么煽情,骗鬼呢?

  看着凤夜尘毫无反应,赫连容胤也不言不语,倒是回过神来的王府暗卫们,纷纷开始动手,毕竟想要隐藏这么大个铁矿,还是很有难度的。

  要是只有三人在,恐怕,还真的办不到呢!还好,大家准时的赶到了,所以,这铁矿,看来老天都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呢。

  大约十分钟后,暗卫们的身影已经接近洞口,凤夜尘总算放下一大截担忧的心,靠在墙壁上:“摄政王,本太子觉得,如果我们就这样出去的话,肯定会被怀疑的吧?”

  “嗯!”赫连容胤点头。

  确实,毫无损伤,还消失三天三夜,不管谁都会想到某些别的东西不是吗?

  “为了不让人怀疑到这里,本太子决定...决定...决定!”嘶哦,好不甘愿啊,那会很疼的好吗?

  “决定什么?”

  “当然是决定自残啊,本太子要是不受伤怎么也说不过去啊,再说了,很多人不就想看着本太子要死不活的嘛,今儿本太子高兴,就配合大家演一场戏好了。”凤夜尘对赫连容胤道。

  自残?赫连容胤眸光幽深了起来:“不准!”

  “凭什么你说不准就不准,难不成摄政王是想替代本太子受伤吗?啧啧啧...那还是不要了吧,本太子相信只要你没事,不管到时候本太子遭到什么样的责罚或者什么,好歹有你在后面,也能想点办法救救本太子的不是吗?要是你受伤有个万一什么的,到时候本太子被凤墨绝威逼,那可真的挺危险的,所以,还是本太子来吧。不过摄政王你也不能完好无损,太让人怀疑了知道吗?”

  边说着,一边从靴子里抽出短刃,“嗤”的一声,在赫连容胤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短刃已经深深的扎进肩膀,刹那间,鲜红的血液不断的往外流窜着。

  “凤夜尘,你!”如果可以,此时赫连容胤真的恨不得将人拉过来狠狠打屁屁,谁让这只狐狸如此自以为是的?不就是一个铁矿?自己手里完全不缺这一个,可这人居然根本不跟自己商量一下,直接动手。

  不过,现在说得再多也没用,最重要是去看看倔强的比驴都倔的那只狐狸伤势到底如何。

  “放手,我看看。”

  检查一番后,总算松了一口气,伤势看着严重,也确实很严重,但并没有伤到要害,后期养养就行。

  手指快速的在凤夜尘伤口周围点了几下,刚刚还流的顺畅无比的鲜血顿时停住,接着从胸口里掏出一瓶粉末,洒在伤口上。

  “嘶!嘶嘶!痛痛痛!轻点!”

  “现在知道痛了,动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痛?不作不死,凤夜尘,本王之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么喜欢自己作死?”

  “我...我这不是以最小的伤害减免不必要的麻烦嘛。”委屈的眼神就这么望着面前的摄政王,看的赫连容胤心里一阵柔软:“凤夜尘,你这是在怀疑本王的能力?”

  “岂敢岂敢啊,真没有!”

  “哼!”

  两人说话期间,伤口已经被摄政王包扎好,之前火辣辣的痛现在应为药粉的缘故已经渐渐淡去。

  痛的满身大汗的靠着墙壁坐在了地上:“靠,我这容易吗我?”

  赫连容胤睫毛遮住眼帘,并未言语。

  又过了大约一炷香时间,只听洞外传来侍卫惊喜的声音,“找到了”

  “那还不快些!”

  “希望摄政王和太子都能好好的啊。”

  “一定!那就是两只祸害,怎么能有事?”话说最了解太子跟摄政王秉性的人是谁,不外乎凤渊世子了,早就看出这两人绝对披着羊皮的狼了,不就是祸害吗?

  “还磨蹭什么?快点!”催促声应该是催促着那些侍卫。

  此时,凤夜尘跟赫连容胤就呆在洞口不远的地方,里面的东西都被暗卫们做好掩护,现在这里怎么看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山洞。

  凤夜尘靠在墙壁上,身旁坐着摄政王,不知何时这人也将自己弄得惨不兮兮的样子,不过,就算如此,好像也不容任何人小觑的感觉。

  只听“踏踏踏”几声清响,然后便看到几道身影从上面落到洞口。

  “太子殿下?”凤渊第一个冲了进来,直奔凤夜尘,“还好吗?这是受伤了?”明明摄政王就在一旁,结果却被凤世子给忽略的彻底啊。

  但...对于凤世子的关切,凤夜尘像是没听到一般,闭着眼睛动也不动,脸色看上去苍白无比,肩膀上包扎的白布已经被血水染湿,看的人好生震惊。

  “凤渊,你这不是废话吗?”顾云烈随后走进来,看向凤夜尘的目光有着丝丝担忧,但却只能生生忍住,朝着被人忽视的摄政王走去。

  司徒亦彦落后了这两人一步,进来也是直奔凤夜尘。

  “王爷!”王府的总管声音传来,而后疾步奔向赫连容胤。暗卫在暗,总管的人在明,一直跟随众人在外面守着,只是没有说话而已。

  “还好!”赫连容胤虚弱地吐出两个字,总管连忙蹲下身去扶赫连容胤。

  看见这一幕,凤夜尘不由得砸了咂嘴:这人是奥斯卡影帝对吧?演的这么逼真?明明连针眼大小的伤口都没有,现在却装的一副只剩下一口气的样子,简直了!

  “太子,要不本世子抱你出去?”凤渊作势就要伸手,吓得凤夜尘倒吸一口气:“别,不用!本太子还能坚持。”靠,怎么就没想到这里呢?那一刀扎的太狠了,现在走一步都痛的直抽抽。但是...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得走完啊。

  赫连容胤看了一眼,顿住身子缓缓开口:“太子因为就本王才受的伤,流云,扶着太子。”

  “是!”也不知道流云是什么时候再次突然就出现的,强硬的从凤渊手里抢过人。不愧是摄政王府的,都tm那么霸道。

  凤渊憋了一眼:“既然摄政王说太子是因为救摄政王才受的伤,那摄政王怎么也得给个交代吧?”

  啥?交代?凤世子,你可知道你是在跟谁讲话?

  果然,反应过来的凤渊自己也是面色一变,心中无比懊恼,怎么就不禁大脑的说出来了呢?堂堂摄政王是自己能质问得了的吗?可是...让太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到时候,父王肯定会抽自己的啊。想想,凤世子就觉得自己无比的苦逼,全世界就没谁有自己那么苦逼了。明明自己才是父王的亲儿子好吗?结果在太子面前,这个亲儿子都得靠边站啊!

  “流云,扶着太子回府!”赫连容胤不再说话,对流云吩咐了一句。

  “是!”流云扶着凤夜尘跟随着自家王爷的脚步朝着洞外走去。

  太子和摄政王都受了伤,太庙自然不用回去了。而且,有摄政王开口,也没人敢发表什么意见。

  从山底上来,大约用了一个时辰,三人总算上来回到太庙后山。

  隔得老远便听到几声惊喜的呼声,抬起头,只见后山那站着司徒静月,此时皇后娘娘脸上看得出来依然是红彤彤的,这几天肯定是担心的不得了了,身旁的兰嬷嬷也是不停的用着衣袖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还有小常子,苍白的小脸更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也真是难为小常公公了。似乎跟着自己这个倒霉催不受宠的太子,小常子还真就没过上一天舒坦的好日子。

  至于其他人,凤夜尘皆选择了无视,在太庙还敢衣着艳丽的,除了后宫嫔妃们还有谁敢?这些人,恐怕是巴不得自己死了好给她们的孩子腾位置吧?

  流云扶着太子走过去,一看到司徒静月,凤夜尘眼角也是酸涩的:“母后!”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司徒静月开口道。

  “皇后娘娘,太子的伤是因为救我家王爷,所以接下来太子养伤期间都会在摄政王府,还望皇后娘娘放心,我们摄政王府一定竭尽全力照顾好太子的。”

  听着流云的话,司徒静月微微的皱了皱眉,目光看向凤夜尘,明显有着不高兴。

  凤夜尘当然明白皇后内息的担心,哎,那只老狐狸,早就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女子了,现在可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不过,现在似乎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看向皇后点了点头,眼里有着让之不要担心的意思。

  虽然不知道太子到底为何会同意,但在这种场面,既然摄政王府已经开口,皇后也不会直接拒绝,而且还是太子亲自同意的:“好好休息。”叮嘱道。

  “嗯,尘儿知道的,母后放心!”

  “嗯,去吧!”

  流云因为扶着凤夜尘,只能对着皇后点头示意,而后架着太子离开。

  ……

  摄政王府

  凤夜尘和赫连容胤刚刚从马车上下来,门口等候已久的人一下子上来:“王爷,你没事吧?”

  赫连容胤摆了摆手:“本王无碍,立刻通知御医,太子的伤耽误不得。”“是,王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