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北域王妃

第三十四章 最天真公主

北域王妃 袁小南 3296 2017-09-13 11:53:10

  自此以后,容李就跟魔怔了似的,不管去哪里,只要一听到清河公主这四个大字,她就会想方设法地去窃听,搞得自己跟那潜伏者似的。

  秋闱的名次下来了,阮从书和安青榜上有名,安平却落榜了。

  “没事没事,多大点事儿啊,我要是跟我爹一块儿中举,那我爹还有什么面子?”安平不以为然,他其实对中举这件事并不是很看重,他的性子多少都受到了阮从竹的影响,他怕家里人担心他,于是在饭桌上大放厥词。

  “爹,你等着瞧,下一次我定然金榜题名,到时候也考个状元给你!”安平一脸的兴奋,好似他爹已经考中了状元似的。

  “二弟,吃这个。”安青夹了一筷子菜给安平,家里人现在都比较担心安平。

  “大哥你吃,你现在可是咱们新朝最年轻的举子!我是最年轻的秀才!哈哈……”安平独自哈哈大笑,一家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好似他发了疯似的。

  “你们都这么看我干嘛?”安平不解。

  “二哥,你不会是发烧了吧?”容李还特意跑到安平那儿,摸摸他的额头。

  “唉你这妹子,怎这般说你二哥?”瞧了一眼其他人的表情,瞪大眼睛道:“你们不会也以为我是发烧了吧?”

  “不,我觉得你发疯了。”阮从竹淡淡地道。

  “哎呀……我可真一点儿事儿没有啊,你们可别自己吓自己。”

  安平的心性确实很坚定,秋闱失利后他仍跟着安平四处去混诗会什么的聚会,整日里笑嘻嘻的,反倒被人夸奖什么心性坚定大智若愚之类的。

  因着安青中举,清河公主越发缠着他了,甚至都撵到了阮家来堵人。

  “哎呀,公主,我可真没骗你,大哥他真不在家。”容李怕吓到魏氏,根本没让人通知魏氏清河公主来了,只她自己来接待,顺便阻拦这位胆子特大的公主。

  “我不信!你给我让开!”清河公主一脸的傲慢,看着容李好似在看着下人,不过到底是安青的妹妹,她倒是没动手。

  “我让不让开又怎样?他根本就不在家,你也根本见不到他啊!”容李劝慰。

  “他真的不在家?”清河公主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瞧着楚楚动人,任何男人见到她这幅模样应该都会心软吧?

  “不在不在。”容李赶忙道,希望这位公主发发慈悲放过她大哥。

  失望的清河公主瘫倒在椅子上,那泪水真就跟开了闸的水库似的,扑簌簌地掉下来,砸的容李都懵了,想不明白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公主怎么说哭就哭了。

  “你是赵云升的未婚妻吧?”清河公主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呜咽着问。

  “啊……是。”这段日子她已然忘记了赵云升,她让自己像个正常待嫁的姑娘似的,该绣嫁妆绣嫁妆,该见客见客,该去参加茶话会参加茶话会,就仿佛她与赵云升之间根本就没发生过矛盾,也从没恩爱过。此时被清河公主说破,心里反而有些不习惯。

  “果然……你们兄妹都是无情之人……”清河公主哭得更凶了。

  “无情?赵云升咋啦?”容李听这意思,好似赵云升发生了什么事?

  “你都已经跟赵云升定亲了,怎么竟还是伤害他?难道你不知道他整日里酗酒发疯吗?”清河公主与薛宁珠算是有些点头之交,她很珍惜这份点头之交,因为正常人家的闺女都不愿意和她说话,生怕把名声给说坏了,只有坐在轮椅里的薛宁珠不在意,但也仅仅是跟她说几句而已。由此薛宁珠喜欢的赵云升便也入了她的眼,有事没事就关注着赵云升。

  容李愣住了,酗酒?发疯?赵云升还有这样的一面?容李半响都默不作声,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段日子冷静下来后,她越发明确赵云升根本就不是云晟,她如今没有要求退婚,无非就是对他还有一点的盼望,盼望着能与这个有着和云晟一样脸蛋的男人共度一生,即便他将来还会娶别的女人,即便她送出去的爱已经收不回来。

  她就是这样理智的人,偶尔也会冲动,甚至感情用事,可是一切尘埃落定,她又会极度地冷静。

  “公主,你又如何断定我们兄妹必是那无情无义之人?”容李沉下了脸,撇开赵云升不谈,她不允许任何人摸黑他们阮家的名声。

  “就凭……”

  “就凭公主爱而不得?就凭赵云升脚踩两条船?”容李的声音有些大,她努力地克制自己的脾气,其实身子已然在颤抖。

  清河公主被她的气势吓到了,泣不成言,只泪眼婆娑地看着容李。

  “公主,我给你指条明路,你若真心想嫁给我大哥,那你就去求皇上赐婚吧,不然他是不会娶你的。”容李私下里思考过,清河公主都二十好几了还没嫁过人,很可能是因为皇上不希望她嫁人,而她养了那么多的面首,也很可能是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嫁人了,所以容李才会让她去求皇上赐婚,这简直比让她去死还要难。

  “我……”清河公主反而不哭了,脸色有些发红,甚至容李能够感觉到她有一些羞涩。

  “我不会再嫁人了。”清河公主像鼓足了所有勇气似的,看着容李道:“我的那些事,他都知道的吧?所以他才躲着我的吧?”

  容李一噎,原来清河公主并不是草包,她什么都清楚,容李甚至因她的直白有些不知所措,这是个没法让人讨厌的姑娘,她甚至能够猜到她大哥,恐怕也是这样认为。

  “公主既然什么都知道,那又为何……”容李说不下去了,对这样一个天真又直率的姑娘,她甚至觉得她刚才的怒火有些没道理了。

  “我不要他娶我,皇兄也不会让我嫁人,我只想跟他在一起。”

  容李惊呆了,这不亚于平地一声雷了,如果刚才的话只是她的率真和直白,那么这句简直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了!容李默默地想,这公主身边会不会有暗卫啊?万一皇上知道清河公主跟她说了这样的话,会不会杀她灭口啊?

  “公主啊,我大哥真不在,你你你……你走吧!”容李不敢再跟她啰嗦,当下就跑了,留清河公主一个人在厅里。

  “她跑什么?”清河公主不解。

  “公主,皇上不让你嫁人的话,你以后可不能随便去说了,不然皇上会生气的。”伺候的宫女威胁道。

  “啊?那我跟李明新还说了呢,皇兄会不会早就生气了啊?”

  宫女已然绝倒。

  找不到阮安青,清河公主很伤心,又不能就这么在阮家坐下去,主人家已经表示了不欢迎,清河公主也不是那等不知事的人,遂带着一群人走了。

  待回到公主府,便听说有人来见。她这诺大的公主府因为她的名声,基本不会有人来,所以只要说有人来见,那就是她皇兄来了。

  “皇兄。”清河诺诺地行了一礼。

  “过来。”中年的帝王已经不复年轻时的英姿,只有那挺直的身板还显示着他的康健。宫女们颇有眼色地关上了门,留暗卫守在门口。

  清河磨磨蹭蹭地,非常不愿意过去。皇帝似乎生了气,一把将清河的小身子搂了过去,强迫她贴在他身上。

  “还记得朕跟你说过什么?”他捏起清河的下巴,很快那白嫩的下巴就红了一片,疼得清河龇牙咧嘴。

  “说!”皇帝的神色里充满了愤怒。

  “我不是故意要告诉别人,皇兄不允许我嫁人的。”清河似乎怕他不满意,还重复了一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皇帝看着清河公主被他捏得变了形的嘴唇,伸出舌尖舔了一圈,才蛊惑地道:“清河,你知道,我没有说过这句。”他确实没有说过这句,这都是宫女胡乱揣测的,他是帝王,他根本不在意他的臣民如何看他这段不伦恋。

  “那是什么?”清河公主滴溜溜的大眼睛惶恐地看着她的皇兄,那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皇帝瞧她这模样,叹了口气,捏着她下巴的手松开,搂住她小身子的手照着她的臀部拍了两下,教导她:“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允许你碰官家子弟?”

  “可是他不是官家子弟啊。”清河公主不解。

  “他马上就会成为官家子弟。”皇帝有些生气,大手捏了捏清河的臀肉,另一只手慢慢解开清河的衣衫,嘴里还在絮絮叨叨:“清河,你得记住,这世上除了我,没有人可以碰你。”

  “所以那些碰过我的人,都死了吗?”清河公主的眼睛里闪过惊恐,然后又很好地掩藏下去,沉迷于清河公主身体的皇帝根本就没发现。

  “谁跟你说的?”没错,碰过她身子的人都被他杀了,这也是他不允许清河碰官家子弟的原因,他虽然不是一个好皇兄,却是一个好皇帝,他不允许因为他的不伦恋导致朝堂有变,这就是他的不伦恋广为人知,却没人明着反对的原因。

  他长清河公主不少岁,自小清河公主就是在他身边长大的,他将她保护得不谙世事,直到现在二十几岁了还保持着孩童的天真,他把所有的血腥和杀戮甚至是背叛都帮她除掉,她只要在他给她营造的美梦里快乐生活就好。

  “可是我再也没见过他们。”清河公主不直接回答。

  皇帝将清河扒光,一双手游走在她的白嫩的身子上,舌尖轻吻她的耳垂,直听到清河承受不住的喘息声,才将他的粗壮塞进她的幽深,双手抚弄着她的高挺和浑圆,边亲吻她美好干净的面颊,边轻声道:“你不需要再见他们,你只需要想着我就好。”

  那声音里充满了宠溺和警惕,随着他猛力的进出,阮安青已经成为清河公主心底,想要保护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