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听风和你

第二章,一梦多年

听风和你 渔乔 2374 2017-08-12 21:48:32

  七月的丰城,刚下过一场雨,远没有那么燥热。我又来到了檀桥小院,这个我自小生长的地方。对这里的记忆,大部分都是美好的。那个时候,院里栽了很多的树。夏天,树荫遮盖的地方都透着凉意,我就搬来竹躺椅,和那人并排坐,闭眼午休。零零碎碎的阳光一片片落在人脸上,形成光斑。我偷偷歪头看他,见他快要睁眼,连忙扭头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站起身来夸张地伸个懒腰。再转过身去踹他一脚,他这时肯定彻底醒了的,睁大眼睛,一脸怒气。他很少冲我发火,经常都是故作表象。我肆无忌惮哈哈大笑,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一定不知道,他瞪着我的时候,是少有的专注,我不生气还稍有些高兴。随着阳光扫过来的,还有一股股带着热气的风,吹在脸上。我以为是这天气,确实也红了脸颊。

  如果......时间戛然而止,就停在这,该多好。

  我再站在这,已经是几年以后。也许是有人家搬离了这,房子也易了主。院里的树大多数都被砍掉,现在整个院子光秃秃的。刚下的雨,在地面积了点水。我能看到的都呈深灰调,以前那些会攀在每家每户窗户阳台墙壁上的那些花花草草也都没了踪迹,果然变了样。这世界还来不及妥善安排一切,于是选择了抛弃。我不喜欢念旧,在触及到这些容易徒然惹得不快的事情之前就已经做好躲避的准备。所以我想就这样离开,不惊动这里的任何人,当做我没回来过檀桥小院。我只是想在丰城,再见一见江易晟,对于他我总是格外纵容。爱,就是这般犯贱。

  我转身准备离开,才发现郭老伯站在我身后。应该是刚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提着菜。

  ‘’是小茵吗?‘’很久没听到过的声音,并不陌生。对于面前这个老人,我是亲切的。即使是现在,那份熟悉亲切的感觉也没有少。我差点红了眼眶,这个老人当初帮我料理妈妈的后事,我在殡仪馆里哭得不能自已,他就摸着我的头说小茵该长大了。

  ‘’我回来看看。‘’我提着行李,突然仓惶。当初是自己说的不再回这,再也不回。

  ‘’好,好,伯伯买了很多菜。进来吧,伯伯给你做吃的,你小时候最喜欢吃伯伯做的菜了。‘’他连忙把房门打开,好让我进去。

  ‘’不了,不用了。我很快就走了。‘’我开口拒绝,有些慌张。不敢继续待着,拿着行李急急走出了小院。

  坐在出租车上,我才真正觉得难过。我会不会只能守着破旧到一想起就剩黑白斑驳的记忆过活,等有一天,它像损坏的老式电视机再也运行不了,就这样一去了之。成景也说过我这些年来渐渐活得没有以前的样子了,畏手畏脚的,实在和以前大相径庭。

  我打开手机,十几通电话。有江易晟的,望久的,还有顾晓的。

  我先打了个电话给望久,告诉她我到丰城了,我很好。她沉默了一会,却是什么也没问。只说了一句,一月我只帮你照顾一周,你必须快点回来,你好好的。我在这边使劲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傻气,她又看不到。于是郑重地跟电话里的她说了声好。

  挂断望久的电话,我又打了个电话给江易晟。电话拨出去以后,我居然有点害怕听到他的声音。

  响了没多久,他就接了。

  我没说话,我想听听他的解释。他从来不是会撒谎的人,骗我说去出差,那是第一次。明明应该是很笨拙的谎言,他跟我一样对这个城市既爱又恨,怎么会轻易回到这里。我却没有怀疑,因为他是江易晟,我努力多年都想得到的人。他说什么我都信,唯独在有关纪安蓝的事情上,我做不到自欺欺人。

  ‘’茵茵,我骗了你。我......顾晓说有一个女孩长得很像她。我就回来了。对不起。‘’他的声音迷茫极了,是怕我不原谅他,还是因为那个人仅仅只是一张脸和她相像,完完全全不是她。隔着电话,他可怜兮兮的语气,我都想安慰他。

  我没说话,莫名开始发笑,不知道该笑话谁。

  如果我再恶毒一点,我该明明白白地告诉江易晟,纪安蓝她真的死了,三年前就死了,就死在我们面前。再带他去纪安蓝的墓地前看看,他一直都在回避的地方。

  我做不到这样,江易晟会活不成,我也一样。

  想了很多种报复他的方式,真正是没立场的,谁都没错。忘了是谁说的,没有谁比谁爱,不过是一个比一个贱。

  我难得平静了,也不想着伤害谁了。这才开口,:‘’江易晟,我原谅你了。今天我去了檀桥,那里已经变了样子,可是我还是能想起我们在那里有过的少年时光。‘’说到这,我停了一下,混乱地思索了一下,又继续。

  ‘’我挺后悔的,如果一直以来,我在你身边只是一个朋友,会不会比现在好很多。‘’

  ‘’我不是...‘’他有些紧张的声音传来,我不敢听。

  ‘’我不敢继续了。我怕我真的会厌恶自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我太自私也太容易嫉妒了。以前嫉妒纪安蓝,现在嫉妒跟她有关的一切。我也是恨你的,恨不比爱少。‘’我下意识用手死死地捂住嘴,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哭出来,自己都觉得意外。我太想自己能好过点了,没办法再怂了。

  我脑袋窒息了几秒。车窗外车流涌动,因为临近夜晚,周边的景物渐渐亮起光来。

  ‘’徐茵茵‘’我听到他在电话里念我的名字,带着无奈和疲倦。‘’我们不是非要走到这一步。‘’沉闷得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让人心酸。

  我没有挂断电话。只怕太失态,塞了张钱给出租车司机就让他把我随便放在一个地方。也许是被我眼泪和鼻涕糊一脸的样子吓到了,他把我放在一个公园就匆匆离去。

  ‘’徐茵茵,你现在在哪?‘’我许久没说话,他有些焦急了。隐约还能听到他关门落锁的声音。

  ‘’江易晟,你别来。我很快就回渲城了。你别来了。‘’最后我蹲在地上,哽咽不已。我知道我现在很丢脸,好在天已经黑了。我本来只是想回来看看那个女孩有究竟多像纪安蓝,想问问江易晟还跟不跟我回去,想再努力一下。

  ‘’茵茵,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我们一起回去好不好?‘’他语气很温柔,还有点颤抖,我知道他慌了神。小时候我们躲迷藏,我故意躲在很阴暗的地方,他找不到我。后来天黑了,我一点也不怕,倒是他哭了。一边哭一边喊,徐茵茵,你在哪。我从黑暗处走出来,一边大笑一边狠狠地嘲笑他胆小鬼。后来我问他为什么哭,他说他记得妈妈给他讲过人贩子的事,生怕我也这么不见了。现在他也是这样的语气,紧张又害怕。我没有再犹豫,挂断了电话。

  心脏疼得吓人,恍惚间那个着急带我回家的小男孩和后来在冰天雪地里迷茫的大男孩一再重合,最终都成了虚影,轰然倾斜。

  多希望,只不过是一梦多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