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城主,冰山一座

第十三章:祸如将至

城主,冰山一座 落在沧海里 3090 2017-11-14 15:45:16

  距离月娘出去后,已经是过去了两个时辰了。

  运城还是一如往常一样的平静,街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仿佛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沈宁感到有些不安,越是这样平静就越代表着有问题。

  只能说明白淩是真的来到了运城,街上的查找的侍卫已经全部收回了。

  白淩可能已经知道是沈宁自己离开了客栈,并没有绑架一说。

  沈宁只能希望自己能在白淩追查到红烛楼之前,骑马离开。

  客栈内,白淩黑着脸坐在椅子上。白濯坐在一旁捧着茶杯,不敢说话。因为他知道他的大哥现在很生气。

  “把运城的分布图拿来。”白淩沉默了很久终于说了一句话。

  小一展开图纸放在桌子上。

  “哥,我都找过了。没有阿宁的踪迹。”白濯在一旁说着。

  白淩冷冷的看了一眼白濯,问了小一一句。

  “可有消息?”

  “回城主,影卫说城墙有一乞丐最近行为有些奇怪。”

  “查。”

  “是。”小一说完就退下了。

  白濯见白淩一语不发就只好退出了房门。

  白淩站在屋内,盯着窗台出了神。

  白淩摸了摸窗台上的刻痕便离开了客栈,那刻痕小小的,在边缘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的。

  沈宁有些焦急,还好月娘来了。

  “夜公子,马就停在后院呢。有客人来了,月娘就先走了。”月娘说完就去门口迎接客人了。

  白淩走进红烛楼就扫了一眼周围,便不动声色的走在一桌前坐下。

  随后,黑色的侍卫跟了进来开始询问查找。

  月娘见有人踢馆便想上前带人去阻止,可就在小一把一千两抬给月娘看的时候,月娘就笑得花枝招展的。

  “这个地方被买下了。”小一沉声说道。

  “好好好,是大爷你的了。月娘这就离开。”月娘和手下抬着银两走了。

  沈宁从楼上窗户里打开了一角,看到了一切。

  正好乐清从屋外走过,沈宁一把把她拉了进来。

  过了一会儿,乐清离开了房间内,乐清下了楼就被拦住了。

  “你有没有见过这人?”一侍卫拦住乐清问道。

  乐清蒙着脸,看了一眼侍卫展开的画卷。乐清没有说话,指了指三楼沈宁在的房间然后就离开了。

  侍卫立刻去禀告了小一。

  乐清走到了后院跨上了马离开了红烛楼往城外的方向离去。

  小一禀告了白淩,白淩来到三楼打开了门进去,发现只是一名穿着男装的青楼女子坐在屋内。

  白淩想到刚才离开的青楼女子,便有些怒意。

  “撤。”白淩骑着马离开了。

  沈宁驾着马在城外走着,毕竟是第一次骑马沈宁有些累了。

  正好见到一处凉茶铺,沈宁打算休息一下,料想白淩也不会那么早追上来。

  小二上了一壶凉菜,然后便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沈宁坐下喝了一口茶,见邻桌的两个大汉一直看着自己。沈宁又喝了一碗便骑上马驾着离开了。

  沈宁骑了有些时间了,便觉得自己有些头昏沉沉的。

  沈宁决定下马牵着马走,大汉一掌打在了沈宁脖子上,沈宁晕了过去。

  沈宁被水给泼醒的,凉凉的水顺着脸颊流入了脖子,沈宁感觉到有些冷意。

  沈宁动了动手,绳子被绑的很紧像是打了死结。

  “醒了,写下你府上的地址。好让你家人来赎你。”大汉拿着一张纸还有笔扔给了沈宁。

  然后另一个大汉便在他的眼神示意下割开了绳子。

  沈宁揉了揉自己发紫的手腕,随后写了运来客栈的地址。

  大汉便走出了破庙,另一大汉并没有把沈宁绑起来只是在一旁坐着喝着酒盯着沈宁。

  沈宁舔了舔很长时间没有喝过水的嘴唇,已经没有了水分有些干燥。

  沈宁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环境,只是在一个破庙里外面已经天黑了。

  沈宁闭了闭眼,身子软的提不起力气来,看来是早就被喂了令人无力的药了。沈宁经过一天一夜的没有进食喝水,也赶了很久的路然后疲惫的睡了过去。

  白淩已经追查到了沈宁的下落,知道沈宁最后出现在了凉茶铺。

  白淩吩咐小一,在方圆十里内寻找沈宁的下落。

  沈宁睁开了眼,夜色已经很浓了。两个大汉已经睡成猪了。

  沈宁动了动身体,药效散了大半。沈宁把药从大汉身上偷出来倒入了锅中。然后打算休息调整一下自己的身体等待机会逃跑。

  天刚明,两位大汉从睡梦中醒来。清晨还是有些微凉的,大汉抖了抖身子把火重新点燃然后开始煮起了昨晚喝剩的汤。

  汤水在火的作用下开始沸腾,咕噜咕噜的冒起了气泡。

  大汉们盛了一碗大口的喝下了肚,顿时感觉身子充满了暖意。

  沈宁静静的坐着看着他们喝下了汤。

  大汉们以为沈宁羡慕的看着他们喝汤,更是得意的大笑了

  几声。

  沈宁闭上了眼,假装视而不见。

  等到听到碗落地打碎,沈宁知道汤水起了药效。沈宁一睁开眼,果然两个高大的大汉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沈宁扶着墙借力起了身然后找了一根细木头做为拐杖走出了破庙。

  沈宁穿过一片树林,往大路走去。树丛里的树枝划破了沈宁的衣裳,等到沈宁走到大路,衣服已经有些破破烂烂了,头发也有些凌乱的披散在肩上。

  沈宁走的很慢有些吃力,毕竟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过东西了。沈宁一边走一边望着大路的前方,希望会有商队行人路过这里。

  马蹄声传来,沈宁躲到了一旁的草丛里看着过来的人。

  白淩骑在马上在前随后跟着白濯等人。

  沈宁有些意识模糊不清了,沈宁知道自己有些支撑不住了。

  马蹄声渐渐远去,沈宁倒在了草丛里。沈宁望着头上的天空,双眼一黑还是闭上了眼晕了过去。

  白淩踏过草丛,轻轻抱起沈宁骑着马离开了树林。

  沈宁惊的从床上坐起了身,梦里沈宁见到自己被那两个大汉又抓了回去。

  手掌处还有其他部位传过来的疼痛使沈宁变得清醒了不少。沈宁环顾了四周,却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道什么的地方。

  沈宁记得自己晕过去之前有模糊看到一个黑影向自己走来。

  沈宁有些头昏的摇了摇头。

  “醒了?”熟悉的声音传过了沈宁的耳膜,沈宁不敢相信的转过头去看。

  “你!”沈宁没说完一句话就咳嗽了起来。

  白淩身子微动转眼便坐在了床边,把手掌放在沈宁背上轻轻的拍了几下。

  “谢谢,我好多了。”沈宁轻声的说道。

  白淩看了一眼沈宁便收回了手,眼神却一直放在了沈宁的身上。

  “为何离开?”清冷的声音里带有了些怒气。

  沈宁对上了白淩的眼,沈宁知道自己瞒不过他了。

  “我饿了。”沈宁轻轻柔柔的说了一句。

  白淩知道沈宁是在转移话题,但是又将沈宁苍白毫无血色的脸望入了眼里,白淩也没接着往下问站起身便出了门。

  过了没多久,白淩又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碗稀粥。

  沈宁以为白淩放下粥就会离开却见他坐在了床边。

  沈宁伸出手想端起粥喝,却因动作而牵动到了伤口。

  沈宁疼得轻叫了一声,白淩看了一眼沈宁拿起粥便打算喂沈宁喝粥。沈宁吓了一跳身子往后缩了一缩,却被白淩拉了过去。

  白淩把粥送到了沈宁嘴前,沈宁只好张口咽了下去。

  一碗粥很快就见了底,沈宁还是有些饿想继续吃点清淡的小菜。白淩却拿开了,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碗汤药。

  沈宁闻着药味看见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便有些犯恶心,转过了头去。

  白淩倒是有些诧异的看着沈宁的一举一动,有些好笑的嘴角不见痕迹的上扬了一下便恢复了原状。

  白淩一手端着药,一手伸向沈宁打算像刚才一样把沈宁与自己的距离拉近一些。

  沈宁看见白淩的大手又伸了过来,便紧张的抓住了被角。

  沈宁盯着白淩的脸瞪了白淩一眼,语气有些变得清冷的说道:“白淩,你别碰我!”

  白淩看了一眼沈宁越往角落里缩的身子,白淩没好气的一把把沈宁直接从床上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沈宁吓得抓住了白淩的手臂。白淩拿过被子给沈宁盖好,把沈宁裹得严严实实的。沈宁被裹得像个粽子一样动弹不得,最可气的是刚才的举止并没有把白淩拿在手里的汤药洒出分许来。沈宁有些不高兴了,却又没了办法。

  白淩舀了一勺药然后喂进了沈宁的嘴里。

  苦涩的药水被灌进了嘴里,沈宁的眉头就立刻皱了起来就像是挤到了一起一样。

  白淩没有理会沈宁的感受,只是连着一勺一勺的喂着药。

  最后,好不容易喝完了药。白淩还是给沈宁倒了一杯茶,沈宁一口喝下。茶水的清谈倒是冲散了不少的苦味。

  但是沈宁还是觉得很苦,有些不想理白淩。委屈的苦垂着头一语不发。

  白淩也没有生气倒是觉得现在的沈宁与平日里见到过的沈宁有些不同,没有了平时的冷淡与距离。

  白淩就站着看着沈宁,沈宁也是坐着不说话。

  两人就这样保持现状的过了一会儿。

  沈宁知道白淩是在等自己开口告诉他所有的事情,发生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