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43.结拜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2963 2017-09-13 11:55:48

  茶肆,最大最豪华的包间。

  掌柜已经把店里,所有能拿上桌面的,各种糕点水果,摆满了硕大一张桌子。

  毕竟战时,食物肯定算不上丰富,但柿子、香梨、石榴以及各种胡饼、酥点也洋洋洒洒十几样。

  但是,一切都架不住那两个人,不,应该是一个人和一只大老鼠,实在太能吃了。

  温亭羽眼睁睁地看着,那年轻人和银色大鼠,头也不抬的风扫残云,饕餮狂餐,也不知道这两位爷被饿了多少年。

  雪貂兽终于吃饱了,拍拍自己鼓鼓囊囊的肚子,惬意道:“这还是小爷出了长安,吃的第一顿饱饭啊。”

  明月夜白了一眼流千树,批评道:“你能再有点儿出息吗?多少也是灵兽一族的王子,还玉树临风呢,都东倒西歪了,好吧。”

  “喂,好像你比小爷好多少?至少我只吃,又不打包。”流千树看着明月夜,用一块小手帕细心包好几块葡萄干奶酥,藏进自己都背篓里。

  “滚开,还不是为了你。”明月夜劈手扔过一个石榴,正中流千树的脑袋,直接把玉树临风的雪貂兽王子砸到了地上。只见银色大鼠托着肚子艰难地再次爬上桌子,气急败坏道:“说过多少次了,不许打头,不许打头。你跟那双瞳鬼怎么就不学好呢?”

  明月夜斜了一眼流千树,继续用另一块手帕打包红豆胡饼。虽无言语,但出手迅速的一记红酥梨,深刻代表了她的清晰态度。

  这样的人和这样的灵兽,确实不多见。温亭羽按按自己怦怦作痛的太阳穴:“掌柜,给我每样直接打包一份好了。”

  “兄台,敢问怎么称呼?”温亭羽客客气气道。

  “呆子,我没有你老,自然不是你的兄台。”明月夜眼眸忽闪,眉毛弯弯,揶揄道:“就叫我……十七吧。反正我在这儿,叫这个名字。”

  蓦然见对面的年轻人微笑间,竟又有明眸皓齿之感,一时间温亭羽再次呆住。这神秘的少年散发着奇特气质,他也说不清楚这感觉。就像羽毛轻轻撩动心尖,微痒的触感让人情不自禁想笑。

  “温亭羽,我长得很奇怪吗?你为何总盯着我的脸?”明月夜轻轻摸摸下巴,以为自己的人皮面具出了纰漏,多少有些心虚。

  “十七?你的名字,好奇怪啊。”温亭羽回过神来,掩饰道:“你也是汉人吧,为何来到土库堡?”

  不是人起的名字,当然奇怪。明月夜哂笑心道,她挤挤眼睛:“光熙商会的温家三公子,怕更不该此时此刻,出现在战火硝烟的土库堡吧?”

  “十七,亭羽和你甚为投缘,也不必瞒你。在下奉家父之命,为铁魂军筹措军粮,一路护送至此。本想助力汪帅破城,所以悄悄通过光熙商会在土库堡的分会密道,潜入进城,寻找古番羌笛与乐师。”

  流千树眼睛一亮:“你知道铁魂军在哪儿?明月夜,我们跟这呆子一起走吧?”

  明月夜迅速瞥了一眼流千树,他自知失言,赶忙又道:“十七,明天夜里,我们可以去铁魂军找这个呆子,玩耍。”

  “温亭羽,你满世界的,找什么古番羌笛和乐师呢?”明月夜跟着打岔。

  “你先告诉我,你来这儿干什么?”温亭羽多少还有些警觉,不想说得更多。

  明月夜眨眨眼睛,目光闪烁:“我是暗军的军医十七,跟着哥舒将军前来,助力汪帅攻打土库堡啊。这次偷偷潜进城来,是为了寻找一些当地的药材,好配置伤药。”

  “哈哈,我就说你一定是自己人,要不你怎么会救我呢。”温亭羽高兴的拉住明月夜的手,他的手掌温暖柔软,她看他开心地略显孩子气的神情,一时并没有挣脱。说实话,她挺喜欢这个明朗而直率的少年,何况还长得这么漂亮。

  这一边,流千树可不高兴了,呲呲牙,语气不善:“我说呆子,手赶紧给老子拿开啊,当心小爷不客气。”

  温亭羽非但没有放开,反而用双手更紧握住明月夜的手,诚恳道:“十七,我今年二十了,你多大?”

  “十七,自然十七呗。”明月夜俏皮地歪着头:“如何?”

  “十七弟,亭羽与你土库堡相遇,一见如故,甚为投缘,若弟不弃,我愿与你义结金兰,今日拜为异性兄弟,你可愿意?”

  “你要和我义结金兰?”

  “你要和她义结金兰?”

  明月夜和流千树同时惊诧出声,相视瞠目,心道,这还真是个呆子。不过想骗他一顿饭,而已。

  “怎么,你不愿意?”温亭羽握着明月夜的手心有点儿冒凉汗,神情甚为紧张。

  “愿意,愿意,怎么能不愿意呢?”明月夜突然眉开眼笑。拜托,这可是大常最有钱的富家公子了,和他义结金兰以后,发财可是轻而易举的。这简直就是飞来横财啊。不接着简直对不起老天爷的厚爱。

  明月夜反手拉住温亭羽手腕,往前走了几步走到窗前,一把把他拽跪倒,指着窗外明月,信誓旦旦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十七愿与温亭羽结为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行吗?亭羽兄。”

  温亭羽愣了片刻:“这,这不太符合规矩吧?我叫掌柜准备金兰谱和香案,还有鸡血和黄酒。”

  “呆子,你怎么那么麻烦?莫非你还要再炖一锅柴鸡肉来表明决心?你我结拜,不重礼节,只在真心。”明月夜拍了一下温亭羽的肩膀,黑白分明的眼眸清澈如水,晶莹剔透。他被她望着,心跳加快。

  脸上莫名滚烫,他便学着她的样子,郑重的指向窗前明月,一字一顿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温亭羽愿与十七结为异姓兄弟,明月当空,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诛!福祸相依,患难相扶。死生相托,吉凶相救。吾……”

  “我的天啊,还没说完?可以了,可以了。”明月夜慌忙打断温亭羽,赶忙拉住他拜了几拜,算是完成了形式。

  “呆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得听我的话。”明月夜跳起来,抓住温亭羽的衣襟,把他拽向自己,她的嘴唇几乎靠近他的脸颊。他闻到一股似有似无的白芍药香气,脸上微红,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薄汗。

  “十七弟,不应该是弟弟听兄长的话吗?”

  “你和我,谁聪明?”

  温亭羽想了想,诚实道:“你啊。”

  “你和我,谁武功高?”

  “还是你啊。”

  “那不结了,我能保护你啊,呆子。”明月夜松开温亭羽,掸掸膝盖上的尘土。她从流苏背包里掏出一颗金扣子,递给他,认真道:“亭羽兄,这是小弟送你的见面礼,乃小弟祖传之物,有驱邪退灵之奇功,随身佩戴神鬼不侵。”

  流千树看得目瞪口呆,渍渍称奇,若论招摇撞骗,明月夜绝对一把好手,女中豪杰。

  温亭羽接过金扣子,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毫不犹豫拽下自己的随身玉佩,塞到明月夜手中:“十七弟,此次兄长出行匆忙,没带什么稀奇的宝物。但这玉佩是我祖传之物,从未离身。若遇火灾拿出此物便可辟火。虽不能与你赠与为兄的宝物相提并论,却是为兄最心爱之物了,你收着。”

  明月夜看着手中的带着余温的碧色美玉。这宝贝雕工鬼斧神工,一大一小麒麟兽被一团火焰巧妙衔接,栩栩如生,更奇妙的是,那两只灵兽的双眼都是火红发金,是天然形成的血玉。仔细看去那兽眼似乎眼波流动,灵性溢然。这恐怕是真正的传世之宝。

  明月夜见温亭羽如此诚挚坦率,心里有些惭愧,实在不好再继续欺骗调侃他,低声道:“这个我可不敢收。你拿回去。”

  温亭羽有些恼了,他抓过明月夜的手,把玉佩硬塞进去:“你嫌弃兄长之物丑薄?那权且收着,等我回了承都,找到更好的,再送你喜欢的。”

  明月夜望着那焦急的少年。月光之下,他如玉脸颊微微冒汗,却益发映出来唇红齿白,星眸闪烁,一时间被莫名的情愫感动,终于微笑着收下那玉。

  见明月夜肯收下麒麟玉,温亭羽开心的笑了。他看了看楼下恭敬而立,显然已经找到自己的一行随从,有些歉意道:“十七弟,恐怕我得回铁魂军大营了。这是我的腰牌,拿着它,你随时可到铁魂军找我。放心吧,小乞丐我会带出城好好安置的。那我们改日,再聚。”

  “好啊,我会去找你。”明月夜璀璨一笑,她帮温亭羽整理刚才拽玉弄乱的衣服,忍不住夸赞:“兄长,你还真是个好看的小哥哥呢。”

  闻听此言,温亭羽脸愈加红晕,美玉少年终于忍不住,笑颜璀璨,神采飞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