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精灵学校

第五章 重回人间

精灵学校 长岛冰茶猫 7301 2017-11-11 12:05:35

  好想回家啊。去和夫子说说怎样?夫子应该会批准她回去吧?可是回去了她就要参加高考了,爸妈会舍得放她走么?应该不会肯的吧。这样左右想着,越来越为难,她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这时候,好巧不巧,看见夫子向她此处徐徐走来。她想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她迎出门去,恭恭敬敬和夫子行了礼,说道:“夫子,我可以请个假回家看看吗?”

  夫子听到有点意外,“回你人间的家?”

  “嗯。”

  “你知道人间和我们这里的不同么?你回去意味有可能这里的一切都不再想不起来,也有可能回不来了。你来这里本来就是个偶然。买了那本《精灵学校》的女孩子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来到这里的,而且来两次的几乎没有。”

  “原来真的和那本书有关。”

  “恩是的。还想回去吗?好好想清楚再告诉我吧。”

  夫子走了。可是她陷入更加两难的境地中。

  在这里,有可爱的小伙伴,有温暖亲切善解人意的西子,没有讨厌的高考,关键是,还有……他。离开了,有可能,真的可能如夫子说的,回不来了。她舍得吗?可是那原本才是属于她的世界,鲜活真实的世界,而这里,更像是一个幻境吧。她能在这里待多久呢?他和她本来,如西子所说,就是不可能的。他也就是对她有点好感而已吧,未来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事情。也许回到人间,参加高考,考上一所普通的大学,毕业工作,到时她也会遇到一个她喜欢的,结婚生子,度过平凡的一生,在爸妈身边尽孝,那才是她应该过的生活吧。

  胡思乱想了一通,她似乎在说服自己,找到一个离开的理由。那么,她其实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了?她其实清楚地明白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和他们这些高贵的精灵也不是一类人吧。是的,自始自终她心里都明白得很。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一切非分之心都不可能有。是的,喜欢他又怎么样,高攀不上的,有阻碍的,会痛苦的。长痛不如短痛,下决心吧。

  想清楚后,她反而轻松了许多。也许知道自己不久后就会离开这里,然后会忘掉这里的一切,忘掉这些可爱的小伙伴们,忘掉让她心动的他,她想再去看看这里,看看他们,和他们说一些她不曾说过的话。

  她去了文仙院,他们此时在上课,院子里静悄悄的。看见了释木,他似乎有心事,不似以前那么笑意满满,低着头紧锁眉头。天方,还是那副木讷的表情,但是可以看出他的专注。还有他,还是那么认真冷淡的样子。没有了她,他们的生活还会继续吧。精灵和人类,本就是平行的两条线。

  她默默地离开文仙院,来到西子处。今天珊珊不在,也没有那么多来访者。西子悠闲地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拿着本书在静静看着。看见她来,立刻开心地跳起来。“小夏,你来啦,我真开心。来,和我一块坐在这里晒太阳。今天天气好得让人想尖叫啊。”西子孩子般的样子让她觉得可爱又好笑,她忍不住扑哧了下,说道:“西子,没人的时候你真像个孩子,与你平时矜持的样子很不符啊!”

  “老是端着累不累啊,我又不想当万人敬重的夫子。”西子笑嘻嘻地说道。

  啊,她其实好想留下来的。西子那么温暖,那么可爱,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怡人,似乎永远没有烦恼,也有纷争,时间在这里也似乎没有了意义。而人类世界,烦恼永远是主旋律。人们小的时候为学习烦恼,长大为工作,再长大些想着结婚,繁衍后代,老了想着怎么保持健康,而且还要想着怎么与同辈竞争资源,人的一生就如电脑游戏一般,要不断打怪升级,没有喘息的空间。

  可是,不管怎么说,那里有着她牵挂的亲人,有她温暖的回忆,虽然有烦恼,但是也有快乐,鲜香活辣的人生,真实体验的生活,所以也不是没有意义吧。也许人,活在这个世上,就是为了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而活着的吧。

  看着阳光下西子的笑容,她恍如隔世,想着不久后她就要忘记这张帅气的脸庞,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如果可以这样一直谈笑风生下去该有多好。

  和西子话别,来到夫子的别院,夫子见了她来,微笑地问道:“想好了?”

  “嗯,想好了。夫子,请告诉我怎么回去。”

  “不和他们道声别吗?以后就有可能见不到了。”

  “不了,只能徒增伤感而已,何必呢。把美好留在彼此的心中,是最好的礼物吧。就算我会全部忘记,也很感谢有过这段经历。”她看着夫子,认真地说道。

  “这样也好。你等我一下。”夫子起身说道。

  不一会儿,夫子拿回来一本书。

  熟悉的封面,上面赫然几个字“精灵学校”。

  “你来的时候是十五,也必须要月圆之夜,书中通往这里的通道才能打开。但你回去则不需要,你过来。”

  她知道此刻就要来临,十分紧张地走了过去。

  “想好了吗?”夫子很郑重地再问她。

  “嗯,想好了。”她迟疑了一下,还是确定地回道。

  “那,我们要说再见了。”夫子没有别的话,连祝福都没有。她心里轻轻地呼了一口气,这样她能好受些,没有郑重的道别,清清爽爽的再见,还能轻松些。

  “嗯,夫子再见。”最后一个字吐出来,她泪光闪闪,蒙住了眼睛。

  突然从书中升腾出一道光,渐渐扩大,形成一个洞,她缓缓走进去,那边是她的世俗世界,这边有她牵挂的人,不太真实的世界,脚再迈出去,将是两个世界永不相见。纵是不舍,她闭上了双眼,咬咬牙继续往前走。

  渐渐感觉没了声音,一切归于安静和黑暗,再走,似乎前面有光亮,有喧嚣声,熙熙攘攘。她睁开眼睛,不知何时,她已经站在家附近的一个街角。熟悉的奶茶铺,还有每天在那里摆摊卖花生糖的阿婆。看到这一切,热血沸腾上来,她回家了。

  她跑了起来,直觉让她奔向那个走了无数遍的街道,转弯,再转弯。有人看见她,过来抱住她,“你回来了!小夏,你这些天去哪里了!想死我了!”她挣脱怀抱,原来是她的发小千千。

  “千千!我也好想你啊!”她开心极了。

  “你去哪里了?感觉你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大家满世界地找你,都找不到你。”

  “我去了……”突然她怎么都想不起她曾经去了哪里,她觉得就要脱口而出了,可是脑子却空白一片。

  一阵失落感涌上心头。她忘了什么吗?她情不自禁地望了望天空。慢,她看天空干嘛?45度角扮偶像剧女主角吗?神经。她赶忙收回目光。

  “我也忘了。没关系,我回来啦,我又能和你一起疯啦哈哈哈哈,想想就爽啊!”她开心的笑起来。

  “你呆!”千千敲了敲她的脑门,“这个星期要模拟考!你忘了你是悲催的高三生了吗?你怎么过日子的?!”千千怒其不争地看着她。

  “啊?啊~是啊,我是高三生,怎么那么悲催啊,这种日子什么是个头啊……”

  “没关系,有我陪着你,嘻嘻。”千千搂着她,亲昵地笑道。

  “呜呜,谢谢你,好难友~”她俩嘻嘻哈哈地就这样抱着。

  不远处那轮蛋黄般温暖的落日静静地挂在天边,似乎在看着这两个小姑娘的欢喜团聚,不言一语。

  回到家,爸爸妈妈自然欢天喜地,喜极而泣一番,此处不表。

  很快她又融入紧张的高三生活,每天上课做题,六点多就要爬起来,晚上十二点多才能睡,忙碌得前脚顾不上后脚,已然忘了她曾在精灵学校的一切。

  她还是没有一点长进。离开了有几个月(好在精灵学校的时间和人间差不了多少,前者一天,后者三天,因此她在那里一个月,其实人间已经三个月了),落了这么多课,成绩自然越发落后了,竟然滑到了倒数。

  刘老师看到她,总是长吁短叹,担心她拖自己班的狗腿。她很自觉,每次看到老师,都偷偷沿着墙角快速溜走。

  作为差生,被安排在角落,不被待见。同学们都喜欢和优等生玩,她自然是被冷落的。她却也乐得自在。只有千千不顾其他同学的目光经常过来找她玩。

  千千成绩不错,她知道,千千努力一下完全可以轻松进级里前十,可是她却一直把自己的成绩“控制”在中流偏上的位置。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不希望她爸妈知道她的真实实力逼她非考个清华北大,她觉得她保持考个重本就好了。

  作为学渣的她,有千千这样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她经常问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

  千千对自己不怎么严格要求,但是对她确实异常严格,经常苦口婆心教导她要力争上游。她经常有错觉,千千就是她妈,不,应该是男朋友才对。

  如果千千是自己的男朋友也不错啊。男朋友?她的男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人?老师在上面上着课,她又开始望着窗外摇曳的叶子开始发呆了。一片叶子飘进来,落在她的书桌上,她拿起来,放在手心,似乎想起了什么,却又完全什么都想不起来。

  一晃一个学期过去了。春节短短几天而已,寒假里大部分时间都要回学校补课、自习,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

  餐桌上,问到自己这几次模拟考的成绩,气氛突然变得很严肃。

  “你这样的成绩,能上什么大学?你为什么不能向千千学习,问一下学习方法?”爸爸严肃地说道。

  “爸爸,我真的尽力了。也许我真的不是读书的料吧。”她低着头嘟着嘴说道。

  “小夏,不着急的,慢慢来,上不了大学我们还有很多其他选择的,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妈妈看你最近都瘦了,多吃点啊。”妈妈没有理会爸爸投过来的杀人一般的眼光,给她碗里夹了一个大鸡腿。

  哎,如果没有妈妈这几句话,她简直不知道如何自处了,只有妈妈才看出她的努力了吧。

  今天刚急匆匆冲进教室,就听见同学们议论纷纷:“听说今天来一个插班生,成绩很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几个月高考了还转学来?好奇怪。”

  咦?有新同学啊?真是天大的新闻。她撇一撇嘴,坐在角落里,但是又关她什么事呢,成绩好肯定被安排到前排去坐了。她还是拿出习题继续温习吧。

  她埋着头做起题来。突然,一旁空着的位置有人坐了下来。她埋着头说,“千千,你来啦?我先做完这道题先。你知道吗?今天来了一个新同学耶,你说他是不是很奇怪,现在才来,都高考了都。”她说完没听到千千咋呼的回应声,疑惑极了,抬头一看,一个陌生的男生正端端正正一言不发地坐在她旁边,冷漠极了。

  突然他开口了:“你说谁奇怪?”

  她怼回去:“你又是谁?我说谁关你什么事?”

  “因为你说的新同学是我。”他转过头来,认认真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说。

  她恍然大悟,连忙知趣地道歉:“原来是你啊,不好意思啊,不知者无罪嘛。但是,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你的位置,在那。”她双手捧着指向前面,示意他离开。

  他却悠然自得翘起双手,说道:“不是,从今天起,我就坐正在这里了。”

  纳尼?不-是-吧?!她惊掉了下巴,优等生坐最后一排?和她这个倒数的差生坐在一起?是刘老师发善心要派人来带动她学习吗?不对啊,这不像刘老师的风格,她会担心自己拖了优等生的腿吧。

  左思右想都不对,不过她想,既然派了一个优等生给自己,就好好利用一下,她心里为自己打的小算盘沾沾自喜。

  看着她脸上浮现的怪异笑容,他似乎视而不见。她想还没知道尊姓大名呢,殷勤地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叶子阑,你可以叫我子阑就好了。”

  叶子蓝?奇怪的名字。“我叫陈小夏,以后多多指教哈!”她伸出手要和他握手。

  他看了看她,似乎没看见她伸出的手,把手伸向课本,慢悠悠地打开了书。

  她悻悻地收回手,哼,什么人嘛。

  这个叶子蓝真的很讨厌。自从他坐到她旁边以后,以前只有千千才来的位置,现在门庭若市,烦都烦死了,让她不得片刻安宁。经常有女生有意无意地过来和他套近乎,不是问这个题目就是问那个题目,明眼人都看出原来那些女生图谋不轨。他倒好,也愿意解答,白痴!

  不过,自此以后,她不懂的题也少了,因为老师上课的题,稍微有些她不懂的,下课就会有女生来问他,还不止一个,她在旁边想不听都不行,听多几遍白痴都会了。

  他上课不怎么听课,但是他的笔记却做得很好。她经常趁他离开的时候偷偷拿过来看几眼,什么思维导图之类的,知识点清清楚楚。她很感慨,她听得云里雾里的课,看他笔记却瞬间明白了,怪不得人家成绩那么好,是有方法的!

  “夏,夏,夏!你这个位置是不是来了一个优等生。”她正在做题,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听到声音就知道千千来了。

  “什么优等生,万人迷还差不多,烦死我了。”她抬起头,气鼓鼓地说。

  “你不要烦,好好和人家学学。我的学习方法不适合你,可是他的也许可以借鉴。”千千若有所思认真地说道。

  “好了啦,你又开始教训我。”她瞪了她一眼。

  “为你好嘛,人家是你的男朋友。”千千撒起娇来,抱着她说道。

  她无奈笑道,两个人在那里嘻嘻哈哈打成一片。

  突然千千不笑了,停止在那里,她纳闷往四周一看,看见叶子阑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冷冷怪怪地站在那里,看着她俩。

  “你们可不可以分开一下下,这是我的位置。”他面无表情说道。

  “哈哈,不好意思,我就走。你就是那个优等生吗?好好带带我们的小夏啊,拜托啦。”千千谄媚地笑道。

  她朝她白了一眼,要不要那么卑躬屈膝,她又不想欠他什么。

  千千反白回去,表情似乎在说:“你以为老娘想?老娘为的是你好!不知好歹的东西!”

  哎呀,千千老妈体上身了。

  “不要拜托我。我很忙的。”他不为所动,淡淡说道。

  靠!我们家小千千这么拜托你,你都这副鸟样,气死老娘我了。她气急攻心。

  她想拍一下桌子,忍住了,“哼,叶子阑,不要以为你成绩好就有什么了不起。我,陈小夏,不用靠你,我也能考个好分数。”

  “是吗?好分数?你?”他轻蔑地轻轻说道。

  “你!你!你!我这个月考要考进全班前十,你给我当着全班的面穿一天女装!”她气急了,巴拉巴拉地说了一串赌气的话。

  “是吗?好。”他突然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啊?她突然发觉自己说了什么,完了,前十?他们班现在五十个人,她可是倒数第三啊。前十?怎么可能。她后悔了,可是作为一个铮铮女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怎能收回?怎么办?只能咬牙试试看了。

  既然给自己挖了这么一个大坑,只能继续往里面跳了。为了考前十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也更是为了看叶子阑的笑话,她开始拼命地看书做题。经常晚自修结束回家继续做,做到两三点,六点多又爬起来去学校,吃饭还抱着书看,上课聚精会神,下课也不放过做题的机会,简直是24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了。

  爸爸看到她这么反常努力,倒是很欣慰。倒是妈妈,有点担心她的身体,怕她吃不消。

  叶子澜每天还是上课下课,有女生过来问题目还是来者不拒、耐心解答,对她似乎视而不见。他们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说话了。但是她知道,他在想看她笑话,他并不相信她能凭自己做到,她偏不让他得逞。

  有天晚上回到家做题,实在是太累了,她看着看着就流着口水睡着了。忽然看见叶子阑,他似乎变了一个人,急切地望着她说:“小夏,你为什么突然离开精灵学校?你不打算回来了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咦?他说什么啊,为什么她完全听不懂?什么精灵学校?看起来似乎他们很熟?

  忽然感觉背上轻轻盖上了一个毯子,她醒了,转过头来,看见妈妈担忧的脸庞。妈妈看见她醒了,找了一个椅子坐下,对她说:“太累了,就上床睡觉吧。不要太勉强自己。妈妈只希望你健康快乐,大学考上什么的都无所谓的。”

  她心头一暖,上前抱住妈妈说道,“妈妈,我会加油的!”

  “嗯嗯。”妈妈摸摸她的头。

  昨晚看书太晚,早上一不小心睡过了头,她赶到学校已经迟到了。到教室时,刘老师已经在上课了。她硬着头皮喊“报告!”,刘老师停下讲课,全班的目光齐刷刷地望向她,她脸刷地红了,恨不得可以马上消失。

  “为什么迟到?”老师很不满,严厉地问道。

  “我,我昨晚看书看晚了,所以早上睡过头了。”她低着头囔囔道。

  “看书晚了?你?你说谎也找其它理由吧?你有那么勤奋,成绩就不会那么差了!”老师生气地说道。

  “我没有撒谎!”她有点急了。

  “我可以证明她没有撒谎。”一个男生站起来,冷静地说道。

  她像抓到救命稻草,抬眼看去,竟然是冤家叶子阑。

  刘老师看向他,疑问道:“叶子阑,你?”

  “她和我打赌,只要这次月考能考进班里前十,我就穿一天女装。所以,她才那么拼命。”

  天哪,他竟然站起来为她辩护,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他为什么那么做?

  “你们胡闹!你一个优等生,好好的为什么偏要和班里成绩那么差的她坐。我就知道没有好事!打个这么一个不像话赌,马上你给我坐前面来,你们俩不要再坐一起,打赌取消!”刘老师命令道。

  “刘老师,如果她考不进前十,我就听您的安排,如果进了前十,就还是照现在坐。”他竟然和老师谈判起来?

  老师笑了,笑得很怪异:“好。”他停一下,“我倒有兴趣看看陈小夏怎么能考进前十。”

  放学了,她刚要收拾书包走人,却看见叶子阑岿然不动地坐在那里,让她也出不去。她说:“还没谢谢你今天早上替我解围,但是现在我要回家吃午饭了,请让一下。”

  “你不要那么拼命,学习不是像你这样死用功的。”他突然说话了。

  纳尼?要不是为了和他那个该死的赌,她至于么?现在他倒做起善人来了?

  “谢谢。但是我这个人呢,就喜欢死用功。”她挑衅道。

  “可以,但是最后你就看不到我穿女装了,有可能还把自己给累死了。”他继续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不打算再理他,想跃身踩桌子出去。谁想一下子就被他站起来摁住了。他双手抓住她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她说,“我帮你,我不希望你输。”

  真的,假的?他不希望她输?她没听错吧?!可是看他那前所未有认真的样子,倒把她吓到了,不像是假的。

  “打开书。”他的口吻像命令,但是又很温柔,让人容不得半点反抗。

  她乖乖地打开书。他开始给她从头讲解,知识点在他的梳理之下,显得清晰无比,仿佛一张大大的网络都可以串联起来,她竟然听入神了。天哪,他竟然讲得比老师还清楚简单易懂,这些知识从他嘴里讲出来,似乎只是他知识网络里的一个小小的角落而已,谁知道他到底已经懂了多少。

  他那认真的样子似乎让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让她更加地熟悉。她看着他,感觉似乎他们已经认识了好久好久,那种熟悉感竟然让她有种想投入他怀抱的感觉。她为自己这种想法红了脸。

  叶子阑看见她分了神,有点不满意。可是又看见她红了脸,瞬间愣了。

  “今天就到这吧。你记得回去想想今天我讲的,再看看以前你做的题,就知道你的方向哪里错了。”他起身背起书包,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只留下她一个人,还呆呆地在回想中。

  她记起来了?他的心有点乱了。她记起自己是谁了吗?应该不可能的,精灵学校的记忆普通人类是不可能再忆起,这是亘古不变的原则,才能确保两个世界的平行存在而互不干扰。

  她为什么对他会有这种非分之想?她觉得好莫名奇妙,明明这个人是她讨厌的、是冤家对头来的,怎么会突然想抱他?她百思不得其解。算了,以后除了辅导功课,还是少与他接触为妙。

  自此后,叶子阑每天中午放学都会留下来辅导她一会功课,讲完就走,一句其他的废话也没有。可是就是每天那么一点点时间,她再上课听老师讲课,感觉就不一样了。她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开窍了,甚至能听出老师讲课中的小小漏洞,太神奇了。每当此时,她都会得意地悄悄望向叶子阑,可是看到的永远是毫无表情的面瘫脸。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城府深了。有的人心里骂了你无数遍傻逼,可是脸上照样看不出表情,太可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