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外婆说

第二十三章 避风港

外婆说 风铃草5 4484 2017-08-12 21:53:12

  “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想小午赶快找个女朋友,然后小午的女朋友对我也好,偶尔会给我买买礼物,带我看看电影吃吃饭,你们约会的时候有我当当电灯泡,想想还是蛮不错的。”向晴可不是要耽误哥哥的终身大事,相反,她很想多一个人疼她。

  “向晴你又在做白日梦了,哪有这样的美事儿?”叶林枫打击她。

  向晴不服气,“叶林枫,有你什么事儿?我又没让你的女朋友送我礼物,陪我吃饭看电影。小午?”

  “好,等你嫁人了,我就照这个标准找个女朋友,带上你去约会。”向午没忘之前说过的话。

  “不可以,那还要等很久。”向晴等不及了。

  “说过的话要算数。就这样。”向午这次不打算退让。

  “小午,我要施展法术,让你把刚才说过的话都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你不答应,我就一直说下去,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忘掉。。。。。。”

  “忘了。”向午终抵不过向晴磨他。

  “耶!胜利!”向晴欢呼。“那我们说好了,哥和女朋友约会的时候要带上我。”

  “好。”

  “哥,一个灯泡不够亮,我也可以作点儿贡献。”叶林枫插道。

  “嗯,你们两个一起,还可以叫上你们的朋友,人多热闹。”约会改成聚会也不错。

  “叶林枫最爱凑热闹。”向晴不同意。

  “是又怎样?”叶林枫故意气向晴。

  向晴不上当,“怎样怎样不怎样,就要到家了,你说要怎样?”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叶林枫真的是有备而回的。

  最坏的情况就是搬去和向午睡。

  按响门铃,屏气凝神,三人未发出半点声响。

  一阵脚步声响起,开门的是叶林枫的父亲叶绍康,向午向晴被让进客厅,叶林枫也跟着进了家门。

  叶林枫的父亲,爷爷奶奶都在家里,叶林枫的妈妈也回来了。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向午,曾经和沈爱萍交往密切的神秘笔友,传说中智商超高的真人。

  气质沉稳、不苟言笑的哥哥,喋喋不休、调皮搞怪的妹妹,同父异母性格互补,兄妹俩都那么有性格。

  叶林枫那小子跑去向午那里还是有点道理的。

  向午送上出差带回来的茶叶,就和向晴告辞回去,全家人对向午除了感谢还是感谢,都不去理睬叶林枫。

  没有批评,没有处罚,也没有笑脸。每天吃饭、上学、放学、复习、睡觉。看着叶林枫提高的成绩,各人也都是心里暗喜,没有表扬。

  叶林枫受不了冷落,自然不服气,发誓一定要考出好成绩。放了学就找向晴一块儿学习,向午负责督导和奖励。就连升级考试,也是他散步送他们到考场,然后一个人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饮料和各种小点心悠哉悠哉地等在考场外,帮他们舒缓压力、调节情绪,午间带他们到干净卫生营养美味的小餐馆犒赏一番,再接再励。

  考试过后,向晴如愿吃上了叶奶奶亲手做的炸酱面,嗯!鲜、香、爽、滑、美、足。那模样滋味让奉命观摩学习的向午吃过之后久久回味,自叹不如,短期内他是做不出来的。向晴吃的高兴,叶奶奶看的开心,向午只能点头多吃一碗表示他的喜欢。叶林枫依然被晾在一边。

  家门何其不幸,叶林枫的大名,因为离家出走,一夜之间,红遍了整幢楼,整个小区。而后一发不可收拾,考试总成绩,学区前三,物理满分,数学满分,无人不竖大拇指。连带着一起红的发紫的就是向晴向午。

  这次向晴成绩虽比不上叶林枫,在学区也一直是前十名,再加上她的作文分数一向很高,算是早就名声在外了。

  一下子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向午,全拜叶林枫所赐,而他本人一无所知。当有人问叶林枫“为什么病了十多天成绩还那么好”,答案就是“有我哥帮我补习”;“你什么时候有个哥?你哥又是谁”,“生下来就有,我哥就是向晴的哥,向晴的哥就是我哥,向午”。敢情叶林枫不是病了,是认了哥,在家闭关。

  所以,向晴的哥,向午,成了神人。

  叶林枫,考了好成绩不假,挨了叶奶奶一顿抽也是真的。

  叶林枫不懂,为什么考了好成绩还要挨打,而且是平日里最疼他的奶奶,还打的他那么狠?他不明白,他觉得冤,但是他这次没有跑,而是选择承受。

  叶林枫不跑,鞭子一下下儿落在身上,叶林枫的父母看着心疼了,过去要拉开叶奶奶,叶奶奶急了,推开儿媳妇儿,连小儿子一起打,叶家爷爷站在一旁谁都不帮,他更心疼的是自己的老伴儿。林燕眼睁睁看着丈夫儿子被打,又不能还手,索性跟着一块儿领罚,一家三口难得有难同当一次。

  沈爱萍赶到的时候,正看到叶奶奶拿着马鞭往叶绍康身上抽,叶林枫和林燕都被他护在怀里。

  沈爱萍急忙抱住叶家奶奶,“阿姨,您累了,咱先歇会儿,顺顺气,啊,我给您量量血压。”叶奶奶也真是没了力气,被沈爱萍扶着坐到了沙发上。量过血压,偏高,都是让这一家子气的。小儿子儿媳妇不好好过日子要离婚,孙子离家出走,给家里人给邻居们找麻烦。回来了考了试了成绩还挺好,原来以前他就没用心学。好在她身子骨够硬朗,平时也不轻意动气,趁还动得了手,得好好修理修理才行,让他们长长记性。

  叶林枫没顾上疼,倒了两杯水,“沈阿姨,您请喝水。奶奶,您喝水。小枫知道错了,以后一定听爷爷奶奶的话,好好学习。”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可看奶奶气的不轻,也知道是自己不对。

  “你错了,哪里错了?”爷爷想问,他可不认为这个孙子真的知道错在哪,可终究还是没有当着这么多人问出口。

  叶林枫的态度,让叶奶奶气消了大半,好过了许多。

  沈爱萍分别看了一家三口的伤,都不算重。叶奶奶气归气,可也下不了狠手,再加上力气小,都是些皮外伤,更多的鞭子落在小儿子叶绍康身上,或许就是因为她平时脾气太好了,才会把孩子们都惯坏了。上了药,不敢沾水,天气热,也是种处罚。

  事后,叶爷爷单独找叶林枫谈话,“说说吧,你错在哪?”

  “第一,不该离家出走。第二,不该走的太远。第三,不该麻烦向午哥。第四,不该不打招呼就回来。第五,回来之后没有主动承认错误。第六,第六,还没想好。请爷爷训示。”叶林枫恭敬地道。

  “态度还可以,错误认识的不够。”叶爷爷对叶林枫还是有所保留的。“刚刚为什么没有躲?”以前叶爷爷没少拿皮带教训他,都被他跑掉了。

  “有错就要认,男子汉要敢于承担后果。”叶林枫宁死不屈,宁折不弯。“奶奶打我,是因为她疼我。”

  看着突然间长大懂事的叶林枫,叶爷爷觉得他该好好认识认识眼前这个孙子了,看来这次离家出走收获还是很大的,也还挺值的。

  叶林枫看着爷爷像不认识一般审视着他,“爱之深,责之切。向午哥说的。”

  “难怪,原来是向午。那你应该再去请教请教,你还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对。我等着你的答案。”叶爷爷撂下这一句,谈话就匆匆结束了。

  “能够影响和帮助小枫学习和做人,不是智商高的人就能做的到的,向卫国的儿子,应该很不一般。”叶爷爷想进一步了解向午,他在等叶林枫的答案。

  “第六,以前没有用心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第七,浪费了光阴,辜负了爷爷奶奶的苦心,也没有充分运用优良的遗传基因。第八,学生就该关心学生的事儿,不该用心不专。第九,不该欺骗老师,欺瞒朋友。第十,遇到难题应该寻求家人帮助,商量、沟通,共同解决,不该一个人跑掉。十一,亲人的爱无人能及,在家人面前,不可听信外人的话。爷爷,暂时就想到这么多。”叶林枫把向午的话重复了一遍。

  “嗯,认识的比较全面了,以后肯定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希望我们一起面对。还有,你是不是到处跟人说向午?”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啊,别人问了,我就说是向午哥帮我补习的。”叶林枫如实说。

  叶爷爷发话了,“那你把你的老师放在哪儿了?还有,成绩只是暂时的,要虚心。向午,不是喜欢张扬的人吧?”

  “是,向午哥很低调的。我错了,马上改。”以前的叶林枫鲜少有这种时候,真是难得呀!

  “孺子可教!”叶爷爷心安了。

  再回来这座城市,向午依然感到陌生。不一样的,在这陌生之中,一种熟悉的感觉在牵引着他。这些天,除了要给向晴和叶林枫做课外辅导,其余的时间他大都用来上网、下棋、练习书法、写作、读史和临摩简笔画。向午忘不了小山那黑溜溜的眼和他眼中的美景。所以他又去了向晴学校对面的公园,跟那天同样的时间,带着新买的书包、铅笔、文具盒和几本图画本。向午甚至没想过那天的相遇也许只是巧合,没有缜密的分析,没有逻辑的推理。仅仅是凭直觉,跟着他自己的心意就行动了。

  事实证明,向午的直觉是对的。

  小山在公园里画画,一个人。看着向午送他的礼物,只是用黑眼睛望着他,不收。

  向午没有勉强,到处搜寻小山奶奶的影子,在距离公园不太远的马路边,看到了一位清洁工大妈在用夹子夹地上的烟头和纸屑。。。。。。她在一边工作一边带孙子。

  向午什么也没说,回到小山身边吹起了口琴。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

  一遍又一遍,直到小山把他吹口琴的样子画完。

  后来,小山奶奶告诉向午,小山今年六岁,平时喜欢画树,画水,画草,画花,也画鸟。小山很喜欢向午,他是唯一出现在小山画里的人。

  向午说,“小山画的很好,应该好好培养。”

  小山奶奶叹气,“我现在只希望小山可以像其他孩子那样快乐的成长。”

  小山父母经常吵架,大打出手也时有发生。有一次,两人又因故吵了起来,混乱下,怒气中,小山妈妈的头误撞了桌角,就断了气。警察带走了小山的爸爸,当时小山只有3岁,这一切都落进了他的眼里。也是从那天起,小山就没再说话了。不久,小山的爸爸抛下了年幼的儿子和年迈的双亲选择了自杀。之后,痛失儿子儿媳的两位老人带着所有的积蓄到了城里,边给小孙子治病,边赚钱继续生活。医生说,小山是因为强烈的刺激而导致的心理障碍,想要完全康复,需要时间和耐心,还要给予更多的关爱,多和外界交流。可是三年来进展不大,小山依然很怕生,依然不说话,除了爷爷奶奶和偶尔来看他的姑姑,向午是小山第一个愿意靠近的人。

  生活,大多时候让大多数人感觉美的冒泡的同时,也真实的残酷。而往往残酷更深入人心,更容易让人记住。我们能做的,除了无条件的接受,就是尽力去抚慰伤痛,用心,用爱。

  向午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给小山奶奶,虽说在两个不同的城市,但向午的家在这儿,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这是向午亲口承认自己在这儿有家。尽管这个家是他二十五年来总共还住不到三个月的地方。但这里有他的亲人,有他无论走到哪都舍不掉的牵挂。

  现在,向午的牵挂里又多了钟山,一个被命运封闭在孤独世界的小男孩儿。

  活着,并非心甘情愿。历经困苦仍然能活下来,使得向午重新思考,不放弃生命,是因为命中注定要遇见的人还没有出现,钟山,是他在等的人吧。

  外婆说过,逝去的人放心不下在世的亲人,她们的灵魂会附着天使守护在我们的身边。

  萍姨就是妈妈。向晴的姥姥姥爷就是外公外婆。

  向午不习惯,也不想习惯,他是不祥之人,为了不干扰他们的生活,为了让他们继续快乐,他选择远远地避开。

  钟山,是来守护他的向阳。

  向午,要帮助钟山克服恐惧,走出孤独,沐浴阳光。

  凡事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也会接踵而至。

  向午又主动给林十一打了电话,“找蓝馨。”

  “你找她干嘛要打给我?”林十一很忙的。“她不在,我没空,你直接打给她好了。”

  回来这些天只发过一条短信给她,不生气才怪。

  “好。”

  出门前看天气,调查研究凭数据,找蓝馨前先找林十一,防患于未然,规避风险,打有准备之仗,参透晴雨表,方能事事顺利,人人如意。

  向午跟蓝馨详细描述了钟山的情况,请她帮忙拟定专业性的治疗方案。

  蓝馨笑着跟他打趣,“向午变了,还是活了?”

  “谢谢。”

  向午第一次跟蓝馨道谢,他总是让她意外和惊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