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狐男记

第55章

狐男记 逐溪水 6187 2017-08-12 21:50:01

  做节目之前,艾曼看过白舸舟的资料,是节目组为录制节目收集到的资料,但因为节目录制时间短,且不涉及他的个人履历介绍,所以节目组准备的资料并不十分全面,而且多数都是一笔带过。

  白氏集团嫡孙,过去十几年都在国外留学,世界名牌大学毕业,经济学和数学双硕士学位,去年九月回国,在白氏旗下一个分公司担任总经理仅一个月时间,原李氏集团股票收购的背后操作人,现顾江集团的绝对控股人,另又开了一个信息咨询公司,今天录制就是为他的信息咨询公司做推广。

  大家都知道,这种推广节目,个人和公司是同步的,待他录制几期节目,若是每次推荐的股票都大涨,再加上一些背后操作,他和他的公司必然会声名鹊起。

  艾曼开始并不怎么看好白舸舟,在国外镀金回来的富二代,用美其名的自主创业来历练,其实所谓的创业不过是以后接管家族企业的炼金石,虽然成功易主李氏集团,但这背后有多少是白家的支持就不得而知了,现在又如此激进高调的宣扬进入股市领域,他回国尚不足一年,这种盲目的自信未免太自负。

  不知道白舸舟和白振雄紧张关系的人,和艾曼的想法一样,所以艾曼从一开就轻慢了白舸舟。白舸舟是投资方,她不能对白舸舟怎样,但对不知眉眼高低的小尾巴孙顾顾自然就没有好脸色了。

  孙顾顾因为去了趟卫生间,没赶上白舸舟的步伐,晚了一步,正好在门口与补妆回来的艾曼相撞。

  艾曼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样,对白舸舟的晚到也颇为不满,后又听了工作人员添油加醋的对孙顾顾刚才在化妆间所作所为的描述,心中不满更甚,在碰见孙顾顾时她就忍不住要发泄出来。

  电视上端庄大方的美女主播,屏幕后总会展现出不为人知的骄纵,表示她是一个被众人宠坏了的公主。

  “这里面是录播间,不相干人员一律不允许进入,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吗?”艾曼站在门口挡住孙顾顾的去路,仰着头如傲慢的白天鹅。

  确实没有人告诉孙顾顾这些,她只知道她是可以进去旁观的。

  “没有!”孙顾顾也扬起小脑袋,一点不输气势,“但是我可以进去,你们领导同意的。”

  “领导同意?哪个领导?”艾曼皱眉头,从没有过的事情。

  孙顾顾也不知道哪个领导,这些事情不用她管,白舸舟只会给她想要的结果,过程嘛,他会搞定。

  “不知道?”艾曼脸上露出嘲讽,“撒谎也要编好依据,去外面等着吧。”

  “你管不着。”孙顾顾撇嘴自言自语低声吐槽,打算跟着艾曼的身后进去。

  艾曼刚走没几步,听见这话又停住脚步,女王般的对工作人员说道:“清场吧,把不相干的人都请出去。”

  然后白舸舟就出现了,淡淡瞥了艾曼一眼,表情不辨喜悦,语调平缓略显低沉,“她是我妻子。”回答了那句“不相干的人”。

  艾曼眼看着这个外表看似温和俊美的男人,对周遭众人视若无睹般拉着孙顾顾就进去了,人影经过引起的气流里有种冷冻的僵硬。

  此刻艾曼脑海里有个词语:自取其辱。

  没到这个男人如此小气记仇,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给她难堪,未免显得幼稚些。

  不可否认,坐在她旁边的这个男人气质卓然,谈吐自信坦然,俊美的脸上有着成熟的内敛,整个人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他完全吸引。

  虽然心中仍然为刚才的难堪委屈,但作为电台目前工作者,所有情绪都要隐藏在屏幕后,这是基本工作素质。

  节目结束的时候,她有点忐忑,白舸舟不会再给她难堪吧,但她抑制不住内心对白舸舟的向往,仍旧伸出手期待握别,而白舸舟似乎忘记了刚才的计较,两人握手心无芥蒂。

  白舸舟拥着孙顾顾离去,两人在前,艾曼在后,他们亲密无间的相携,真是让人羡慕。

  “好玩吗?累不累?”白舸舟的声音略低,听得出语气里的宠溺。

  “不好玩,但新奇,”孙顾顾不经意的随口回答,“不过你这一问我还真感觉有点累了,怎么怪怪的?”

  “什么怪怪的,怎么了?”白舸舟的声音有点紧张。

  孙顾顾停下脚步,伸手摸了摸身后,然后“呀”一声,“怎么办,我大姨妈来了。”孙顾顾的声音听上去都要哭了。

  “来就来了,大惊小怪什么,我们先去买姨妈巾,然后再买衣服给你换过来。”白舸舟的声音里都是笑意。

  “可是,刚才凳子一定被我弄脏了,啊,好丢人。”孙顾顾苦着脸,很是不安。

  “没人知道是你弄脏的,别担心,”白舸舟说瞎话,观众席上就孙顾顾一个人,但他立即转移话题,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肚子有没有不舒服,一会是回家还是去吃西餐?”今天出门的时候她说想吃牛排。

  “回家,我要回家,哪也不想去。”孙顾顾觉得兴致索然,第一次来电视台就丢人了,突然她又发现一个问题,“你帮我看看,我裤子上名不明显?”要是被人看出来脏了裤子,就这样走出电视大楼,更丢人啊。

  “嗯,很明显,”白舸舟实话实说,孙顾顾穿的浅色裤子,没等孙顾顾惊呼,白舸舟一把抱起她,“不过没关系,有我在呢,咱们马上回家,让阿姨给你熬红枣姜茶水。”

  “这么热的天喝姜汤水?不要啦。”孙顾顾抱着白舸舟的脖颈,不满他的安排。

  “冬吃罗卜夏吃姜,乖,听话。”

  艾曼突然停住脚步,目送白舸舟抱着孙顾顾仍依旧挺拔的身姿,直到他们进了电梯。

  白舸舟对他的妻子真好,艾曼生出一种羡慕。

  她从未见过对妻子这般好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如此俊美迷人,举手投足优秀出色。

  是个不容小觑的男人。

  艾曼不由自主的回想,白舸舟的节目录制还有几期。

  七月的天气,大地被炙热的阳光烘烤到滚烫,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杨琳娜会在这样炎热的天气,大中午等在他们楼下。

  “杨阿姨?”孙顾顾不太确认,眼前这个女人和十几年前的少妇几乎一模一样,时间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依旧美丽风情,却多了时间沉淀的优雅和贵气。

  杨琳娜悻悻的应了声,此刻面对孙顾顾她有些不自在,但又不得不挑孙顾顾在的场合来见白舸舟,或许看在孙顾顾的面上,白舸舟对她的态度会缓和一些。

  白舸舟为了孙顾顾和白家闹到现在这个地步,经过那许多的事情,她终于明白了孙顾顾对白舸舟的重要性。

  她也是最近听牌友们聊天才知道,顾江集团在这短短的大半年时间给了白氏两次绊子,尤其最近一次,白氏损失惨重,经此她猜测白舸舟和老爷子的关系恶化,几经考虑她决定找儿子套套近乎,毕竟过去的十几年他们母子关系很冷淡,甚至因为她羞辱孙顾顾,白舸舟史无前例的给了她警告。

  老爷子年纪大了,还有几年可依靠?而杨芝荷与她不过是表面关系,一旦老爷子不行了,杨芝荷也不会再搭理她,那么那时候她找谁供养她,也只有白舸舟这个儿子。

  “听说你前阵子病了,现在好了吗?你这孩子,要好好保重身体才是。”杨琳娜尽量做出慈爱的模样,对孙顾顾关切起来。她并不知道孙顾顾被绑架的事情,因为这件事被白老爷子和白舸舟捂得很紧,知情者没有几个人。

  “阿姨找大哥哥有事吗?这么热的天就来这等着。”孙顾顾记得杨琳娜并不关心白舸舟,以前她总是不在家,独留尚小的白舸舟一人在家,自己洗衣做饭,甚至月底,白舸舟会因为没有食物而忍饥挨饿。

  白舸舟很了解自己的母亲,她唯一在意的事情就是金钱,所以她的一切举动都是以她的实际利益为动机。

  白舸舟并不打算理睬杨琳娜,对她勉强的寒暄毫不领情,拉着孙顾顾就要回家,想必她一定饿了。

  “小舟,我……对,我有事情找你……”杨琳娜有些着急,不得不出口挽留。

  “大哥哥,既然有事,你就听阿姨说说吧,天这么热,要不到家里去谈?”孙顾顾虽然也不喜欢杨琳娜,但她始终是白舸舟的亲妈。

  白舸舟原本是不想搭理她的,但孙顾顾都开口了,所以就当是为孙顾顾吧。

  “不用了。你先回去,把红枣姜汤喝了,然后等我回来咱们一起吃饭,我很快就回来的,乖。”白舸舟低声软语将孙顾顾哄上楼去,待看她进了楼宇,才转身淡淡的对杨琳娜道:“我再一次提醒你,以后不要去找顾顾,你也不希望老爷子百年之后,失去经济依靠。”白老爷子不会考虑她的后半身,也不会给她留股份财产。

  杨琳娜变了脸色,这就是她此行的目的,她本以为需要费些周折,才能消除母子两的隔阂,然后让他不计前嫌的供养她的巨额花销。没想到他如此直接冷淡。

  “只要你记住我的话,我保证你后半生衣食无忧,逍遥快活。”白舸舟撂下这句话就抬脚走了,她的目的如此浅显,他一眼就看穿,也懒得与她浪费唇舌,她要钱他给的起,但前提是要识趣,不能去找孙顾顾的麻烦打扰他们的生活。

  “回头我会让人给你办一张信用卡。”

  贪慕钱财的人比贪想感情的人更好打发。

  杨琳娜呆立在那里,被儿子一语说破自己的念头,确实很尴尬,但更让她羞惭的是,儿子直接对亲妈说“保你逍遥快活”,即便放荡不羁如她,还是会觉得羞愧。

  四十几岁的女人,没有丈夫不管儿子,她的生活怎么保持精彩新鲜,美容养颜给谁看?

  养几个汉子,或者去夜店寻摸些新鲜。

  这些年她对此乐此不彼,白家也不会管她这些事,她也喜欢这样有人供养她她再供养别人的日子,潇洒自由。

  对这个儿子她确实亏欠很多,从一开始生养他,就是奔着钱去的,所以也不在意他过的好不好,在他童年时候,她经常出去与人厮混,甚少花心思在儿子身上,但她天生凉薄,亏欠什么的,都见鬼去吧,只要能过上奢侈潇洒的日子,这些都不算什么。

  她除了最初那一点羞惭,很快就安心起来,她的下半生可算是无忧了。

  当初为难孙顾顾,还不是为了讨好老爷子,她也不想管这些破事,有这功夫还不如找人打牌做美容。

  “大哥哥回来啦,刚才我喝了红枣姜汤,温温的不凉不烫,现在感觉浑身有劲,很舒服,我很听话吧。”孙顾顾忙跑过去拉住白舸舟的手,想要给他些家人的温暖,杨琳娜根没有母爱这种东西,她的大哥哥小时候可受了很多苦。

  白舸舟将她抱着怀里,亲亲小脸小嘴,他知道她是担心他,小时候,每次在他沮丧的时候,小丫头都这样围在他身边,说有趣的事情哄他开心。

  他生命的温暖就只有她,他怎能失去。

  孙顾顾如今身体不好,经期紊乱,还伴随各种不适,这两三个月的例假,都非常折磨人,通常痛的在床上奄奄一息,打吊针吃药是不可避免,为此,白舸舟特地花大价钱给她请了一个年纪花白医术了得的老医生做家庭医生,每次都要折腾的老医生来回几趟跑。

  今天情况不错,至少刚开始没有各种难受,不过,到晚间就难说了。

  ~~

  孙顾顾想起柳青青的小店,觉得那里环境不错,糕点也做的好,于是隔三差五的过去,她发现她和柳青青还蛮投缘(之前她们关系就很不错了,是一起胡吃海喝的战友),几次下来,她便天天都往那里去了。

  白舸舟也发现了这个现象,便试探问道:“要不,你也开个奶茶店,弄个跟她一样的店铺,要不就开在她隔壁,你们离得近可以互相串门,也可以交流心得。”

  孙顾顾想了想,觉得自己开店子有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她是个懒虫,于是拒绝了,但因此升起一个想法:“要不,我去青青店里给她干活吧,既可以打发时间又可以跟她学做糕点,她很有天赋,做的糕点比糕点师傅做的还好。”

  于是在这年夏末,孙顾顾去了柳青青店里打杂工,依然带着她的两名保镖。因为保镖杵在店里太扎眼,于是他们化身为店里的跑堂,柳青青一下子就得了三个免费的劳力,为此她不安了很久,决定要给他们开工资,因此被秦镇嗤笑。

  不过她依然坚持要开工资,虽然不多但这是劳动报酬,意义不同。

  孙顾顾和她的两位保镖们也都欣然接受,反正秦镇也不差这几个钱,当然大家都不差这文字肉。

  是怎么知道刘青青和秦镇的关系的呢?

  那天天气依旧炎热,李欣不知怎么跑来了奶茶店,孙顾顾也正好在这里蹭蛋糕,李欣就问起柳青青这事来,柳青青几经羞涩蘑菇,最终道出真相,原来他们是夫妻,名正言顺那种,而且登记都快有一年了。

  李欣犹自不敢相信,还一个劲劝青青:“你们若真是夫妻,记得一定要到民政局去领证,就是结婚证,是红色的小本本,有你们两人的合照,有盖章的。”她就是担心小姑娘单纯,被老油条秦镇哄骗,这年头没有领证同居的人都自称夫妻。

  于是第二天,柳青青就带着他们的结婚带来给孙顾顾看,还对孙顾顾说:“你记得告诉李姐姐,我们是有结婚证的,让她放心,我们是有法律保障的。”

  孙顾顾当时也不知但犯什么二,就拿手机拍了张照片给李欣发过去,发完照片后,柳青青就吓白了脸,孙顾顾也被她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柳青青哭丧着脸竟然说:“你告诉李姐姐看完赶紧删掉,千万不要让叔叔知道,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罚我吃一个星期的面条,我不要吃面条,我不喜欢吃那个。”

  原来这个结婚证是秦镇保管的,柳青青是不被允许随意将之拿出来,这还是她鼓起勇气悄悄偷出来的。

  孙顾顾汗⊙﹏⊙b汗,然后她就想起自己还没见过她和白舸舟的结婚证,于是回家后忙要白舸舟拿来给她看,因为她真的不记得和白舸舟结婚了,想起李欣的话她不由担心,她和白舸舟不会也是没有证就同居的假夫妻吧。

  拿到结婚证后她仔细看了又看,恩,是真的。

  白舸舟对她莫名其妙的举止感到十分好笑,从期待到紧张,从疑虑到放心,表情丰富多彩。

  自从去了柳青青的店里后,孙顾顾的状态越发好起来,大概是找到一件有兴趣的事情,快乐变得更完满。

  开始她还不会做蛋糕,但学着做奶茶,每天都兴致勃勃将柜台上的活揽去了大半,这个奶茶店位置不错人流量大,忙起来的时候,孙顾顾像是找到了自己的事业一样,原来她也是有事业心的。

  白老爷子终于决定来看看孙顾顾,当初他一心想除掉这个破局的人,但他没有除掉她,反而让他因此失了曾孙,如今,白舸舟和他已然决裂,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对他很温和。

  顾江集团是白舸舟目前在国内的大本营,这个代表白舸舟态度的大本营已经接连两次让白氏吃了亏,自上次白舸舟说了那个因他而未出世便逝去的孩子,老爷子就感觉都他们爷孙俩的关系再难和好,以前是他太大意自信,才让白舸舟和孙顾顾那么顺利的结婚在一起,如果早一点重视到孙顾顾,早一点出手,也许结局将会不同。

  从回国开始,他就在跟自己的爷爷玩心眼,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这是他这一生唯一次失策,但是败在自己孙子手里,即便输他也高兴。

  如此优秀的孙子,让他倍感骄傲,他相信白舸舟将会有更大的成就,他才回国一年就凭一己之力已经打开自己的事业局面,远胜当年的自己,难怪当初他一再表示对白氏毫无兴趣,因为他自己就能再创造一个更庞大的白氏。

  也是最近他才知道,白舸舟在国外竟然还有一个大数据应用公司,这是他以前调查资料里没有的,因为孙顾顾绑架事件,不知他向秦镇提出了什么要求,竟给将这个大数据公司2%的股份转给了秦镇。

  而且继孙顾顾受伤事件,白舸舟将他在美国的能人干将全部搬回了国内,想必是要在国内大力发展。

  老爷子不会知道,白舸舟在国内大力发展事业的初衷,只是为了对付他一生心心念念的白氏,为他的妻儿讨回公道。

  这样强大大商业头脑和运作手段,他确实不需要靠联姻来巩固自己的利益,是他以前太不了解这个孙子,也低估了他。

  低估了他的能力,也低估了孙顾顾对他的重要性。

  杨芝荷和杨琳娜都得到白舸舟远离孙顾顾的警告,只有他迄今为止还没有见过那个小丫头,既然无法改变他们要共度一生的决定,他也无需再坚持,这样对大家都好。

  商人的每一个决定,果然都是以最大利益为前提的。

  孙顾顾在柜台前忙碌着,乐呵呵的样子无忧而快乐,而店里走动的那一男一女,白老爷子一眼就看出那是职业保镖,想必白舸舟很是担心她的安危。

  孙顾顾被人请到最里边的位置,那里坐着一个威严矍铄的老人,虽然白发苍苍但气势凛然。

  孙顾顾心底突然升起一种怯意,她直觉想要离他远些,并想逃离他的视线,虽然他看向落地窗外的视线并没有投注在她身上,但他侧脸的冷然让她心生退意。

  孙顾顾蹑手蹑脚的往后退去,却被之前请她的男人挡住去路。

  这是白老爷才转过视线落在孙顾顾身上,她很随意平凡,如大街上行走的任何一个路人,毫不起眼。

  她真是好运,就因为小时候与小舟做了几年邻居,有过一段青梅竹马的岁月,竟然凭此翻身,麻雀变凤凰。

  如此想着,老爷子打量孙顾顾的眼神不免带出些不满和凌厉,孙顾顾感觉自己想待宰的羔羊一样,被人按在案板上打量从何处下手,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种恐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