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一试成婚,总裁太腹黑 小柚子茶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5.97万字| 382总收藏| 3.11万总点击

”我警告你,答应跟你结婚,可没允许你碰我!“从未有一个新娘子会在洞房花烛之夜手握着水果刀面向新郎,可是夏青青做了,而且做的彻底。只见磨得锋利的刀面对准新郎脖颈的动脉,再深一分便会血流满地。哪知新郎却只是勾了勾唇,淡然一笑回答:”来,往这里,狠狠的割!“带有梦靥的面瘫妹子和腹黑潇洒的专情大少,当一对一深陷其中,当年的真相却被揭开。”那个人,是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2

排名133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小南瓜12016投了1张推荐票
  • 红袖书友15002576291996765投了1张推荐票
  • 小南瓜12016投了1张推荐票
  • 红袖书友15002576291996765投了1张推荐票
  • henkidolls@163.com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小柚子茶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88.31万

  • 创作天数

    159

其他作品

  • 我的竹马前夫

    李白诗中有云: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顾羽觉得她和顾辰虽然是青梅竹马,可绝对没有诗中写的那样浪漫。 五岁时,她当着双方家长的面说:“我长大了要跟顾辰结婚。” 十五岁时,她当着同窗好友的面说:“我的梦想就是跟顾辰结婚。” 直到二十五岁,她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深爱了十多年的顾辰。 却在此后三年的婚姻生活里悟出一个她早该明白的道理,两情相悦的那种才是爱情,而她这样一厢情愿的最多只能叫做单恋。 所以她心冷了,爱淡了…… 最终忍不住对他说:“顾辰,我们离婚吧。” 当她拿出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时,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却怒了:“顾羽,你睡了我的人,偷了我的心,现在想一走了之?你总说你爱我,那现在能不能换我来爱你?”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