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婚后蜜语:无赖总裁的逃妻 冰糖块儿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27.57万字| 519总收藏

“我,我要离婚~”伊诗语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J市中最有地位的男人,如同王者一般的存在的他,竟然是她结婚两年的老公?最悲催的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离婚?”男人笑得邪魅。黑眸中闪过一丝玩味。
婚后,她约法三章。可是这个腹黑的男人竟然一条都不遵守,还当场将协议撕了……
他夜夜索爱,宠她无度。可是,她却知道这个男人心里一直有着别的女人。
结婚四年。两年未见,两年折磨“我们还是夫妻,只要我一天不放手,你就一天别想离开”
“你这是耍无赖~”伊诗语气愤的看着男人一脸的强占欲。
“我就是耍无赖,怎么了?”男人邪邪一笑,将女人扛在肩上。向卧室走去……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冰糖块儿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71.33万

  • 创作天数

    178

其他作品

  • 冷妃逆袭:皇上,悠着点

    皇位之上,他倾权天下,只手遮天,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捍卫着高处不胜寒的威严。 樱花树下,他对她许下花期的若言,待到含苞之时,却因为他的放纵,她的无知,掀起一场血雨腥风,血浸皇城,染红了樱花树下的承诺,最终成为千年来唯美的葬礼! 为了他,她将躯壳投入他人怀中,而心却早就已经随他埋葬在那场葬礼,化为灰烬…… 原以为这一生都已成为定局 却不曾想再一次醒来,却发现只是现代的一席幽梦。 樱花盛开,穿越古今,她与他再一次世纪般的邂逅,那熟悉的交接,开始了不一样的情缘。 掌握了时间的齿轮,她究竟是去是留?是梦是真?对于她爱他,究竟是真实的他?还是他的影子? 看来,只有她自己清楚是否要从梦中清醒!

    加入书架
  • 噬血爱

    在这个血腥的世界里,吸血鬼的存在如王者般的尊贵,有着无与伦比的尊贵的地位。而她,作为最底层的人类竟然被吸血鬼爱上了? “你……别碰我”她一脸惊恐的看向那张绝对精致的脸,全身上下忍不住的颤抖。他扬起嘴角,一抹玩味的表情“作为我的血仆,你只有服从,明白吗?”他伏在她颤抖的颈间,细细的品尝着她的甜美……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没毛病……【甜宠无虐√】【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一撩成瘾:晚安,历先生

    水月瑶歌

    我最心悦的事情,就是等你长大,把你娶回家。******他像天神一样,救她于一众谩骂嘲笑声中,将她逼进昏暗的角落里。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顾星瑶,我娶你。”她自嘲一笑,“你刚刚没听那些人叫我什么吗?破鞋!”男人低笑,“破鞋和残废,不是正好凑成一对吗?”从见面到领证,他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婚后,历先生对星瑶只有两个要求。一,喂饱他的宠物狗,二,喂饱---他!却不知道,他说的“喂”,指的是---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