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明知故爱 格子欣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41.65万字| 90总收藏

在所有人的眼里,她是幸福的。
家底殷实又嫁给了豪门少爷,所以理所应当。
但是只有两个当事人明白,他们的婚姻不过是裹着一层政商联姻的无稽之谈。
向北辰不肯给宋孝晴一个温暖的家,宋孝晴也从来不在他面前示弱。
他有他不愿磨灭的记忆,她亦有她心中不肯忘却的脸孔。
三年婚姻,说长不长,他们之间有过摩擦,碰撞,欺骗和伤害,渐渐的任由这些习惯滴入细细碎碎的时光。
可是当这段婚姻真正走到尽头时候才发现,有些东西早已灌入生命,以不可一世的速度疯长,蔓延。

离开,是为了你能更好。
只是你不知道,有你,我才会更好。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格子欣投了4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格子欣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58.17万

  • 创作天数

    167

其他作品

  • 桃花朵朵心上开

    连暖心骨子里的女神经+汉子成分+嘴巴不饶人,人人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可是她偏偏不把这个问题当一回事,终于相恋4年的男友和闺蜜劈腿被抓了个正着,而分手的理由就是:反正我们也没有发生任何关系 失恋刚刚降临还没有来得及伤心就因为酒后砸坏剧组器材进了警察局,但也因此结识当红小生安子杰,事情也因为安子杰的出面顺利解决,只是损失几万的毛爷爷,欲哭无泪。 而后来又被活宝老妈逼上相亲大军,结果4个里面3个奇葩,剩下一个是老妈故意下的套,还不幸遇到放荡不羁,同样嘴巴毒蛇的花花公子地产大亨律加森,结果场场相遇的唇枪舌战暖心都被他死死压住,最后还因为他的恶作剧导致频频失业。 无奈只好四处狂投简历,谁知新工作竟然是律加森的特别助理,看在毛爷爷的面子上她还是应了,结果之后更被他吃的死死的,不止每天跟她斗嘴还趁机整她一把,最后竟然可以随便进出她家,理由很简单“你家比较温暖” 结果丢掉渣男暖心的爱情路上也因此桃花朵朵开,温柔体贴的安子杰,还有总喜欢整她为乐的律加森都对她展开了追求,结果这时渣男回头了,暖心2话不说直接丢去喂狗,那剩下2位谁才是我们家连小姐的菜呢?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没毛病……【甜宠无虐√】【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一撩成瘾:晚安,历先生

    水月瑶歌

    我最心悦的事情,就是等你长大,把你娶回家。******他像天神一样,救她于一众谩骂嘲笑声中,将她逼进昏暗的角落里。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顾星瑶,我娶你。”她自嘲一笑,“你刚刚没听那些人叫我什么吗?破鞋!”男人低笑,“破鞋和残废,不是正好凑成一对吗?”从见面到领证,他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婚后,历先生对星瑶只有两个要求。一,喂饱他的宠物狗,二,喂饱---他!却不知道,他说的“喂”,指的是---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