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之原来是你 问然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45.76万字| 7总收藏| 216总点击

继母跟父亲一手策划逼她嫁入欧阳家,只为满足他们的私利,被逼无奈苏溪只好同从未谋面的男人结为夫妻,本以为这桩婚姻只是交易各取所需,却不曾想自己这老公却对她百般体贴,新婚第一天还送份儿大礼。。。。。真相揭开原来他们多年前就曾共同许下诺言长大后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问然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66.24万

  • 创作天数

    225

其他作品

  • 深情溺宠:娇妻,求收留

    “小雨,我们离婚吧。”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我忘不了她,希望我们好聚好散。” “既然忘不了,为何你又要来招惹我?” “是个男人都会有喝醉的时候,很何况是感情。礼拜一我们去把手续办了,再拖下去对大家都不好。” “嗯,我成全你。反正,已经脏了的东西,留着也只会让自己恶心。” “小雨,我失恋了,你能不能收留我?” “不能,男女授受不亲。你的身价,不缺女人的!” “可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难不成你要把我拒之门外?” “.......门口脚垫底下有片备用钥匙,自己开门进来吧。” 从此,安哲开始了他的漫漫追妻路。。。。。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佚名

    1,345 迷妹值

  • 2

    佚名

    1,345 迷妹值

  • 3

    佚名

    1,023 迷妹值

  • 4

    佚名

    796
  • 5

    枯戴月披星

    775
  • 6

    2471001467

    571
  • 7

    红袖书友15025833550977692

    307
  • 8

    佚名

    214
  • 9

    佚名

    178
  • 10

    佚名

    159

同类推荐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