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完美再遇,二婚老公有点酷 望晨莫及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66.55万字

··十六岁,芳华喜欢上了美少年韩启政。 二十四岁,韩启政跪在她面前发誓:“我想要娶的人只有你。” 她痛笑讥嘲:“是吗?想娶我,却弄大了别人的肚子,阿政,你爱的还真够专心啊……” . 芳华从没想过移情别恋,却意外认得了这样一个男人秦九洲: 体贴,绅士,霸道,神秘,深不可测。 . 某日,他们独处。 他问:“有男朋友吗?” 她说:“有。” 他再问:“非他不嫁……” 她应:“对。” 他点头:“挺好,那祝你们早成眷属。” . 后来,男朋友真出了墙,却拖泥带水的不肯和她断了来往。 她醉酒救助:“你说,我到底要怎样才能绝了他的念想?” 他软言轻哄:“简单,嫁我。” 半醉半醒,她签字终于成了他的妻。 . 婚后,她惊恐的发现:“秦九洲,你和韩启政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却一脸无辜:“亲叔侄啊……怎么,你不知道?” . 再后来,韩启政躺在床上恨恨的望着秦九洲:“为什么要这么算计我?枉我这么信任你。” 秦九洲抚着无名指上的婚戒:“是谁在算计谁你心里有数,阿政,做人要有良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57

排名16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4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dadatouhui投了1张推荐票
  • 13587384377投了1张推荐票
  • 范范0324投了4张推荐票
  • jinrui7205投了2张推荐票
  • yw_50021358投了1张推荐票
  • cindy_g投了1张月票
  • mymhhy投了1张月票
  • zzlzm006投了2张月票
  • 13587384377投了2张月票
  • 况亚燕投了1张月票
  • 红袖书友15005161681251170打赏了100红袖币
  • 红袖书友15005161681251170打赏了100红袖币
  • 红袖书友15011150896995540打赏了100红袖币
  • 红袖书友15011150896995540打赏了100红袖币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同类推荐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

  •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微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

  • 情有不甘

    苏清绾

    他是功成名就的名律师,她是平淡无奇的落魄孤女。遇到傅其深,是温思凉这辈子的劫难。那年,她父亲身亡无家可归,他在大雨中抱起她将她带回了家中,他温柔地抵着她的额头轻语:“思凉,以后我来照顾你。”她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心莫名安定,用力点头。他因恩师照顾她十年,可是,一切的平静都因她心中萌芽的感情而被打破。“傅其深,我不要你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向来温顺,可当他要和别人结婚时,她倔强地如同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样。

  • 老婆乖一点

    肖若水

    十八岁生日的夜晚,他成了她永生难忘的噩梦,而这,却仅仅只是开始……两个月后,他挽着心爱的女友远渡重洋,而她手握一张化验单,茫然的站在街头,耳边回响起医生冰冷机械的声音:妊娠十周,做流产手术会有危险,回去和孩子的爸爸商量一下。孩子的爸爸?不,她的孩子,没有爸爸……一别六年,命运的捉弄。父亲为了利益,亲手将她推入他慕总裁的怀抱。温纯之后,他看着她,绝美的凤眸中是清晰的讥讽之色。的确,她不是完璧之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