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弟好甜:教授的心尖宠 宜霖123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83.07万字| 3总收藏| 959总点击

十年前,槲寄生叶子下,她踮起脚尖,轻轻一个吻,娇俏一笑:“西方有个习俗,男女在槲寄生叶子下相遇可以亲吻对方。”
十年后,在他办公室里久别重逢,沧海桑田,相视一笑,脉脉不得语。
终于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家杂志社上班?”
他洋洋得意:“别忘了,你的作文都是我教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宜霖123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03.03万

  • 创作天数

    287

其他作品

  • 桃妃难逃:冥王大人追追追

    这世道真是变了!他堂堂九幽冥王居然被抛弃了? 想当初他为了救她,把她剩余的一丝魂魄送入江河洛图中,将她藏在人间,历经百世轮回。他在浩瀚无垠的宇宙洪荒中一片一片找齐她的魂魄,修补好她的元神······ 结果她竟然不认他这个老公了!这让他上哪说理去? 千舞自认为是个讲文明懂礼貌爱科学的好女孩。可有一天,她敬爱的哥哥对她说,她本是九幽的桃花仙子,冥王妃。 千舞看他说得一本正经,不禁脊背发凉:“大哥,法律规定建国后不能成精,你可别害我!” 冥王大人表示自己很委屈。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3,810 迷妹值

  • 2

    13336807993

    3,350 迷妹值

  • 3

    3,340 迷妹值

  • 4

    3,340
  • 5

    3,340
  • 6

    juaner86

    3,340
  • 7

    3,340
  • 8

    3,335
  • 9

    3,285
  • 10

    红袖书友15045020336433607

    3,285

同类推荐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

  • 缘来是你,总裁的首席财务官

    费清

    禁欲系总裁开挂追妻,日日不消停,事业爱情两不误!他一见钟情爱上同学家的侄女,追起妻来外挂全开——开发的度假中心,以她的背影当宣图。发行的限量跑车,用她的生日当型号。创造的商业帝国,所有权只属于她。甚至,连他左心房的位置,也悄然纹上了她的名字。她作为豪门独生女,人生计划就是打磨自己、继承家业、找到灵魂伴侣。然而,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本土大财团?一脸欣喜。什么?成功就业还附送未婚夫一只?一脸懵逼!身为未

  • 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听一夏

    她误以为乔隽西和自家四哥关系暧昧不明,用了各种方法想要将两人拆散,甚至不惜用上——美人计。后来她知道真相,咄咄逼问,“你为何不早告诉我性取向正常!”他笑,“你用美人计,我便将计就计。”*他所谓的将计就计,第一步:单方面昭告天下赵乔两家联姻;第二步:篡改化验结果,让她验孕单呈现阳性。于是,奉子成婚,水到渠成。婚后她去孕检,却被告知根本没怀孕。她盛怒。他直接将她抱上床,笑得不怀好意,“革命尚未成功,吾

  • 强行相爱,我的傲娇男上司

    花边雨

    一别三年再相遇,宋品铮只有一个想法:将她收回家,白天疼,夜里宠。为达目的,他滥用职权,以公谋私,一言不合就嘲笑她小时候尿床的事。宋缇为此苦不堪言,内心只有一个愿望:灭了他,腰不酸,腿不抖。夜半,他提着狗粮,突兀的敲响她家房门。什么,总裁大人说她家狗狗生病了,今晚要留宿照料。郁闷,你倒是照顾啊,可他跑去浴室做什么?她怒,“宋品铮,你太过分了!”他笑,“狗狗的主人也需要我的照顾!”

  •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子桑菲菲

    结婚三年,他心藏别的女人,却每晚与她行云雨之欢。她冷静承受,行妻子本分。直到离婚那天他毅然狠绝,“离得干净点,把孩子打了!”她心滴血,却头也不回离开!那一刻,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再遇,流年似水已是六年……她是名闻商界的谈判专家。他是收购她公司的大BOSS。下班,她接他们的儿子回家。他接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回家。“檀总,我孩子和你孩子既是一所学校,搭个顺风车可好?”“好。”他倾身逼近,“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