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总裁夺情,美妻拒不承婚 半糖咖非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28.99万字

要论洛城最有谈资的女人,非林晓沫莫属。 出身贫民区、身份私生女,却时常引得男人为其争风吃醋,心机手段让人侧目。 连邻市商业新贵莫以天都难逃其蛊惑,一夜缠绵,豪掷亿万只为争夺美人。 隔着烟雾缭绕,他徐徐低笑:乖女孩,如果这样还不够有诚意,条件随便提! 她嫣然浅笑,莫先生,您这样对我,可对得起你未婚妻? 他似了然一笑:未婚妻怎比得上堂堂正正做正室,你的野心,我还宠的起!” 她咬唇微叹:颠倒黑白、歪曲话意,莫先生如果是这样的人,我可看不上。 后来,莫先生用行动告诉她,她的一句看不上惹怒了他! 白纸黑字,契约隐婚。 参加归国前女友订婚宴,他像摸宠物一样摸她:嗯,看着顺眼,就想养着~而已。她明了:对前女友耿耿于怀利用我?你是有哪里值得我拿出去气人,嗯?莫先生心黑嘴又硬! 至于其他人,她的身份就是傍上他了:嗯,长的漂亮很会粘人,适合养养~看。莫先生存心败坏她,他粘她才是正经的事实。 怎么粘?看他的约法三章:1、我不在家,以小时为单位汇报行程。2、我在家,待在我视线范围内,伸手摸得着的距离最方便。3、遵守以上两点,否则公开已婚事实。莫先生高冷又变态。 直到有一天“粘人”的她功成名就,聚光灯下,世人竟开始艳羡, 莫先生太绝,随便养养看,竟能培养成世界顶级钢琴师,这随便够霸气! 林小姐才绝,人家都靠美颜争宠,她不声不响的利用资源拼才气,这心机没谁了! 够了,莫先生,契约到期,我们离婚!她迫不及待。 离婚?不,我们该公开了。他含笑,似是终于等到这一天。 好,不怕我公开约法三章你试试看。 随你,我宠自己的老婆,他们谁敢说不? 莫先生会是这么款款深情?原来这个局太深,她似乎猜错了结尾。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半糖咖非

签约

同类推荐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军阀盛宠:少帅,娇妻不可欺

    九叶荼蘼

    一夜之间,从农村自带土气的小丑鸭摇身一变,飞升成为十里洋场白天鹅。老天爷待她不薄,解锁祁家四小姐身份的同时,顺手再附赠未婚夫婿一枚。身为京军少帅,他高高在上,年轻有为,女人如衣服,花钱似流水,要命的就是那张妖孽似的脸,哪里都好,就是看她不顺眼。逼迫她签下契约,他却转眼便对别的女人柔情似水。她被锁在深宅大院,蹉跎岁月。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若干年后,十里洋场的当红电影明星翩翩出世,她目光妖艳流转,如蛇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

  • 霸爱:摊上腹黑老公

    有琳

    权势、金钱、女人,天下人倾之一生都求之不得、梦寐以求的,他李文瀚却唾手可得;可极少人知道他其实生性淡漠,对这些都是可有可无、对什么都无所谓;唯独对她,他那平凡的小妻子,却是近乎于病态的执着。--大学刚毕业,她糊里糊涂的就出嫁了。婚后她被宠着,日子虽平平淡淡的却很和美,因为她有一个精通厨艺且性格温文的老公。同事们都梦想着嫁入豪门,甚至瞧不起嫁给个普通上班族的她,但她却觉得很是知足。她以为俩人平淡的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