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 半缕阳光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悬疑灵异灵异鬼怪

105.97万字

新文推荐: 攻婚掠情,二爷的新宠 http://novel.hongxiu.com/a/1272114/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月底开始更新。 ~~ 她是世间最美的女神陵南老母白珠,却因违背天意拯救了本该灰飞烟灭的莽荒之帝夜谦而被罚两人双双落入人世轮回 ~~ 这一世,她是晏家最不起眼的庶女晏明珠,这世上只怕两样东西,鬼和太叔公。 可太叔公为保晏家能够傍上御史文家这个后台,将她送进了传说中有恶鬼的文家古楼结阴亲。 世人皆言,进入这鬼楼的女人没有能活着出来的。 晏明珠将会成为第十一个祭品。 可不曾想这厮竟然该吃吃该喝喝。 没事儿逛逛街,吓吓人。 世人说,那个死在楼里的文家公子他性情谦逊,淡漠名利,善良温顺。 可在晏明珠看来,都是屁话。 性情谦逊的人会天天喊着他三岁能吟诗,四岁能作画,十岁就高中状元,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吗? 淡漠名利的人会让她每天喊他状元夫君吗? 善良温顺的人会一把捏死了偷偷潜进古楼里看是否有鬼的文家后人吗? 晴天白日,她躺在摇椅里碎碎念,“我看以上几条你一条都不符,瞪什么瞪,你觉得我说的不对?不对的话就出来扑我啊。” 话音才落,一道鬼影已经冲了出来。 她被折磨的嗷嗷乱叫之余不禁骂爹,是谁告诉她,鬼在白天是不敢出来见太阳的?出来,保证不往死里打。 相处一载,她对他感情甚笃,却不想他对她好竟只是为了得到她所生之子的生魂,好去救他被封印的心爱的妻子。 终于她失去一切,成了代替他守护文家的恶鬼,嗜杀成性,让所有人都闻而丧胆。 直到另一个男人三皇子儒王出现,他以神一般的姿态将她救出古楼,给她封妃立宫,照顾有加,纵容疼爱。 他发誓对她一生守护,她终于走出阴霾,决定依靠。 可为何她那抛妻夺子的鬼相公却又回来了? 还有那段数百年前陌生女子的记忆涌入脑海又是为那般? 当一切真相揭开时,她该如何抉择? ~~光光新文新鲜出炉,鬼文,王爷文,仙侠文合体,求收藏,求抱养~~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同类推荐

  • 开棺有喜:高冷鬼夫宠上瘾

    晕兮

    【无恐怖情节,请放心入坑】她为求安生,半夜三更摸进郊外山洞找鬼。都传洞中黑棺里躺着的是只面相狰狞的魔鬼,食人不吐骨,法力高强,至今为止从未曾有高人能将它降服。此时它就飘在她面前,看她的眼神里夹着危险的气息。“鬼先生,晚上好。”安向晚故作镇定,俏皮地笑着给他打招呼,脸蛋上凹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男鬼饶有兴味地看着她,问道:“你一身红,是来嫁人?”

  •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

    素子花殇

    龙吟寝殿,他摒退所有宫人,面色讳莫如深:“承蒙圣恩,让你如此惶恐?”她攥紧手心,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们是兄弟,有违伦常……”“是吗?”他眉尖轻挑,笑得魅惑众生:“兄友弟恭,不应该是天伦之乐吗?”那一夜,他撕碎了她所有的伪装,包括她的女扮男装。【因为书城简介只显示两百字,所以简介改了改,红袖版简介请看评论区置顶的帖子哈,么么哒】

  • 追回我的鬼郎君

    阿莫北林

    宇文染:“师尊,我要去鬼道找夏傲尘,带他还阳!”师尊:“笑话!我燃灯宝塾参悟轮回之道上千载,却又真的见到谁投胎转世,死而复生?”宇文染虽是夸下了海口,可真要去往那茫茫鬼道,谈何容易?正惆怅时,素爱装乖耍帅的陈宽师兄审时度势,送来一包神秘礼物。“这......这可是师门禁物啊……等等,它能带我去见夏傲尘?”既是这样,师尊定下的那些责罚又算得上什么?就这样,宇文染在鬼道中见了日思夜想的夏傲尘!欢喜无比

  • 阴婚惊魂,猛鬼老公别过来

    如果我是小透明

    我是女辅警,出生那天,家里来了一个道长,说我至阴之体,命里带煞,易招鬼怪,除非举行一场冥婚,方能克制。满月后真的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冥婚。从此我安然无恙,直到工作后。*墓穴里盗墓团伙七人被生生吓死。别墅一家七口被吓死。空车肇事爆炸,无一人存活。*这些赤裸裸在我眼前发生,那些死去的人面目狰狞的憎恨我,把我当成罪魁祸首。我的生活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男鬼龙冥附身在墓穴石壁暗门图片上,跟随我到家。语

  • 阎王殿下请接招

    醉云巅

    剩女的悲催人生起始于相亲,终结于……不不,没有终结了,因为她在相亲的途中,挂了!华丽丽的,被勾了魂夺了魄,奈何桥上跺三跺——老娘还没结婚,老娘不要死!桥边孟婆美艳夺目,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碗,她一把扑倒抱紧大腿哭喊,“我不要喝孟婆汤,我不要转世投胎!”某男黑着脸,忍着踹飞她的冲动,“松手,滚!”“阎王殿下,抱歉勾错了魂!”某牛气喘吁吁的赶到。啥?勾错了魂?嘿嘿,这厮不是孟婆是阎王?这么俊美的阎王,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