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 十里云裳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31.34万字

简介: “跟我结婚,你期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四年前,封以珩面色冷峻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问出这个千篇一律的问题。 池晚笑容笃定,毫不迟疑地对上他狭长幽深的眸—— “钱。” 都说封太太是奇人,老公三天两头和不同的女人闹绯闻,她却稳如泰山,不闻不问。 四年前,她因结婚被热议;四年后,她因离婚再次成为全城焦点。 “合作愉快。”签下离婚协议书的封以珩将其递上。 池晚换上招牌笑容,“合作愉快,封先生。从今以后,各不相干。” 封以珩仍有些不敢相信,那个一直以来视财如命的女人,竟然真的心甘情愿拿着一纸离婚协议净身出户! 她华丽的转身,让一切尘埃落定。 那一刻,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池晚。 “终于离婚了?”五岁的小包子看着那纸协议,挑眉看向池晚。 “……是。”池晚看着他像极了某人的眉眼,瞬间失了神。 小包子叹了口气,起身敷衍地抱住她,“也对,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我这种和你过一辈子的毅力和忍耐力。以后,你就和我相依为命吧。” 池晚:“……” 片段: 离了婚,她照样肆无忌惮地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 “封总,特约模特,池晚池小姐,是否——” “晚上十点,雁城酒店总统套房等我。——我要亲自检验。” “封总,这不符合规矩。”池晚温婉笑道。 “规矩?规矩是我定的,”封以珩转过老板椅,不容拒绝地看着她,“早就有了,你不知道吗?” 池晚心中有怒,却面不改色。 什么时候有的这破规矩? 夜晚,她被他抵在电梯里,狭小的空间里是彼此滚烫的温度。“属于我的东西,就该一样一样的夺回来,包括……我的孩子。” 池晚一颤,想起那张被他递到自己手中的再婚请柬,牵唇苦笑—— 他只说要孩子,没说……要她这个孩子的妈,不是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5

排名58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十里云裳

普通

代表作: 私有宝贝妻,总裁很斯文!|

同类推荐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他:“…

  •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微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

  • 老婆乖一点

    肖若水

    十八岁生日的夜晚,他成了她永生难忘的噩梦,而这,却仅仅只是开始……两个月后,他挽着心爱的女友远渡重洋,而她手握一张化验单,茫然的站在街头,耳边回响起医生冰冷机械的声音:妊娠十周,做流产手术会有危险,回去和孩子的爸爸商量一下。孩子的爸爸?不,她的孩子,没有爸爸……一别六年,命运的捉弄。父亲为了利益,亲手将她推入他慕总裁的怀抱。温纯之后,他看着她,绝美的凤眸中是清晰的讥讽之色。的确,她不是完璧之身,她

  • 情有不甘

    苏清绾

    他是功成名就的名律师,她是平淡无奇的落魄孤女。遇到傅其深,是温思凉这辈子的劫难。那年,她父亲身亡无家可归,他在大雨中抱起她将她带回了家中,他温柔地抵着她的额头轻语:“思凉,以后我来照顾你。”她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心莫名安定,用力点头。他因恩师照顾她十年,可是,一切的平静都因她心中萌芽的感情而被打破。“傅其深,我不要你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向来温顺,可当他要和别人结婚时,她倔强地如同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