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先婚后爱,旧爱请止步 云婳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174.14万字| 1.31万总收藏| 2.09万总点击

他是霍家风光无限的长孙,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他 不抽烟,不喝酒,但凡一切能令人上瘾的东西,他都 坚决不碰——
惟独,他对她一人上了瘾。
相爱三年,转眼,她却成为众人眼中拆散他婚姻的坏女人。
责任,权力,地位,为了他梦寐以求的一切,他将她渐渐推离他的世界。
她心灰意冷,转身投入一段全新的婚姻。
他娶了她姐姐,她嫁给了他二弟,霍家的二爷——
从那一天开始,霍二爷怀揣结婚证,前面渣男、渣女对他女人放狠招,他在后面加血加血再加血!
“二爷,肖总监让夫人亲自给客户送文件,夫人累得 一整个上午没喘过一口气——”
霍二爷笔尖一顿,抬头勾唇轻笑,“去,为咱们公司 的女性高管报一个魔鬼瘦身营,一礼拜瘦不了三十斤的咱不要——记住,费用我报销,算是爷我体恤下属了。”
秘书一怔,“可咱们公司女性高管就肖总监一个人……” 忽然,秘书明白了什么,爷,您真够体恤的!
*
“二爷,夫人感冒了,肖总监说怕传染,让夫人搬去那个没有暖气的办公室工作了。”
霍二爷黑眸一沉,“让肖总监去楼下大厅工作,我老婆感冒了,我自然也传染了,肖总监那么娇气,我怎么能传染了她?”
秘书抬手扶额,“夫人不让您假公济私、滥用职权……”
霍二爷眉梢轻挑,“那就让她上来骂我好了——去冲一 杯板蓝根放那儿等着她……哎对了,上次爷的围巾你给我放哪儿了?”
“……” 秘书眼角一抽,某人这是腆着脸求宠爱呢吧!
*
“二爷,肖总监怀孕了——”
霍二爷怔了怔,他还没孩子呢,那两人怎么就先怀上 了!于是乎他一个电话拨到自家老婆那儿秀下 限,“老婆,我听说那对渣男贱女有宝宝了……”
手机那头,女声慵懒,“心痒痒了?”
某男拼命点头,女声悠悠然响起,“那你跟她生一个 去呗,我想她一定乐意替二爷您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
“……”
某男被自家老婆嫌弃,正无语中,手机那头传来另一 个激动的女声:“二哥你别听嫂子胡说,我刚刚陪她 去医院了,她怀孕两个月了,你要当爹啦!”
某男喜出望外!
他就说嘛,那两人都有孩子了,他不可能那么无能!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云婳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216.54万

  • 创作天数

    540

其他作品

  • 婚久情深,错惹腹黑总裁

    【本文已签约出版】 — 苏绾绾不小心得罪了桐城翘楚褚竣北,慌忙跑路,却被穷追猛打。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褚竣北你毛病啊,我是装瞎的怎么样?不就是你洗澡的时候我在一旁看着,你裸|睡我不小心看见了,你想女人想得黯然神伤被我撞见了而已么?你一个男人你怕人看啊,你再逼我我死给你看!” 褚竣北淡淡瞥了一眼她,“长江黄河又没盖水泥盖,你跳啊。” 苏绾绾一怒之下狠狠报复了褚竣北一把。 “苏绾绾,两个月你陷害了我十七次,如今整个桐城都视我如毒物,唯恐避之不及……” “蛋/疼了?” “不止疼,”褚竣北温柔无害的握着她的手往身下带,“好像快碎了,你摸摸——” 苏绾绾绝倒,谁说他为人稳重不苟言笑的! ★ 褚竣北,桐城商界翘楚,倜傥却不风/流,一生只谈一次恋爱,也只结了那一次婚。 人前,他是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风云人物。 人后,他是一只宠妻宠到令人发指的温柔好丈夫。 客厅里,又一次骤雨停歇,俊美如俦的男人望着厨房窈窕的身影叹气,“绾绾,当着儿子的面,下次给我留点面子。” “家里最没地位的人还要面子做什么?”说话的,是旁边一个五官与男人相似的小版帅哥。 男人侧眸弹了弹小帅哥的脑门,一脸无奈,“小东西,我是你爸,怎么说话呢!” 小帅哥抬头轻轻眨眼,“自己把妈妈宠得无法无天,怪我?” “……”男人不语,半晌认命的低下头,“当初明明是你妈把我追回来的……” 小帅哥继续眨着亮晶晶的眼,“男人追女人,是追回去疼的,女人追男人,是追回来虐的,爸爸,怨你自己看不透。” 男人叹气一脸挫败,谁把他儿子教得这么坏的! ------------- ★于是,这是一个相爱相杀、最终甜蜜蜜生了个小妖孽宝贝的文文,宠文路线,圆满结局,简介无能,请看正文~~~~~

    加入书架
  • 绯闻当事人,总裁你自觉点!

    六年前,他曾经深爱过一个女人,可那个女人在他遭逢剧变时消失无踪。 六年后,他在熟悉的街道看到一对母子,那个牵着小孩儿的女人,分明是他六年不曾遗忘的容颜。 …… “两个人的基因相似度为99.99 %,意味着什么?”他凝视着她,面容沉静。 “两人有血亲关系。”她不在意的回答。 他拿出一份鉴定证明扔到她面前,一字一顿:“既然你很清楚,那请你给我解释解释,我和你儿子怎么会是血亲关系?” 抓着手中的鉴定书,她脸色苍白,下意识的否认,“他不是你儿子!” 他冷笑一声,两手撑在她身侧,眼中盛满了冰渣,“乔安笙,你想带着我儿子嫁给别人,你问过我同意了么?” +++++++++++++++ 他身边的朋友都说,慕清淮,你家小妻子只是看上了你的钱才嫁给你,你得防着她一些。 他看着钱包里那张素颜照片,有时候他真希望她是看上了他的钱,有所图,就会在他身上有所付出,不会像现在,形同陌路。 “他们都不懂,我们的婚姻,一直都是我在强迫……你如果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一定会是求我放你自由。” …… 母亲拿着所谓的证据摊在他面前,说,慕清淮这就是你的好妻子,她背着你跟别的男人乱搞关系! 他看着母亲的闹剧,不禁失笑。 他一直知道,他的妻子心里有一个挚爱的男人,那个男人死的那一天,她的心也一起死了。 “你连我都不想爱了,哪儿还会跟别的男人乱来?” 抚着她的素颜,他温暖的笑容里夹杂着一丝哀伤。 垂下眼睑的一霎那,她问自己,真的不想爱了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这个男人,心已经开始会痛。 …… 慕清淮很早就知道,自己这个人,这颗心,注定栽在那个女人身上了。 乔安笙后来才知道,有的人,无论你怎么推开,千帆过尽,他依然还在。 论狠心,她比不过他,论耐心,她依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早在他爱上她那一刻,她就注定迟早会沦陷在他给的温柔里,无法自拔。 +++++++++++++ 艾玛,我会说这其实是个暖文么,宠上天有木有……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863700

    1,673 迷妹值

  • 2

    沐杲222

    260 迷妹值

  • 3

    qxqy19740702

    82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红袖书友14988294702703089

    23,855 迷妹值

  • 2

    rose_手有余香

    23,337 迷妹值

  • 3

    雨后的萱草

    20,658 迷妹值

  • 4

    zf1982

    19,470
  • 5

    a_lc5ibwo7

    19,340
  • 6

    jenny413zhang

    19,340
  • 7

    wxwen85

    19,340
  • 8

    阿华_160721

    17,030
  • 9

    mahiro@126.com

    16,110
  • 10

    wangvslili9

    15,780

同类推荐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没毛病……【甜宠无虐√】【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