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时明月之相逢时雨

    小雨落落

    N次元连载中56.56万

      穿越到秦朝,这里却充满了超自然的诡异力量。邂逅谋圣张良,阴差阳错,假戏成真,与子成说。‘我’到底为何而来,苍龙七宿是何物?掌握天下的力量?......太令人匪夷所思。历史脉纹交错,亦真亦假,诸子百家纵横,道行有常。亢龙有悔末世迷途,天命际会殊途相随,他与她,又是否能勘破这千年弈局,共盏一世清欢。   【相逢时雨,云起良辰。—— 题记】 男主张良,BG,HE。男二:扶苏,颜路。玄幻言情,历史半架空,不考据~结局大纲完整,不会弃坑。

  • 异世寻宝之百珍物语

    清清x

    N次元连载中16.58万

    寒雨楼是坐落在溪宁古镇的一座古楼,初中生夏溪颖是楼里的伙计。因为楼主喜欢收集各类奇艺的古物,夏溪颖便带着一只木桶穿越各个世界去寻找。

  • 嫁个夫君是神龙

    采清

    N次元连载中61.81万

    一朝穿越,百灵竟是被迫嫁了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路人甲,百灵是个没心没肺的,既然拜过天地也便认了,可谁知那冷冷的路人甲竟是有意见了......

  • 穿越网王之一世温暖

    带翅膀的橙子

    N次元连载中61.43万

    重活一世竟然到了网王世界,沉影并不是一个御宅,但当真正见到闺蜜口中所说的傲娇女王时也囧的不行。 “喂!女人,过来!” “……”这是在叫她? “沉浸在本大爷的美貌下吧!” 靠! 沉影彻底懵逼了,原来……二次元的人…… 当真这么自恋啊! 于是,一个穿越女被某人带坏,在傲娇腹黑的路上越走越远。

  • 重生于末世

    心想事成3

    N次元连载中445.22万

      白羽在末世重生到前生,收集物资开始末世之旅。可冷血大侠您怎么也跟过来了。

  • 给大爷留下买路财

    梵甄甄

    N次元连载中67.51万

    顾浅生 AND 君篱 (耽美) 精于算计的腹黑蛊师和自以为是的二货山匪,将会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 ~~~~~ 赶着去退亲的某公子路遇山匪,莫名其妙的贡献了情蛊之后一脸配合的表示,本公子不介意被打劫回家~ 于是两个本该毫无干系的陌路人开始了他们剪不断理还乱的一生。 至于生活方面~ 顾浅生抿唇一笑,入睡须安,小心有蛊。

  • 海贼之副船长红心

    归知行

    N次元连载中40.29万

    当死亡游戏的最终获胜者穿越海贼王会发生什么呢?当草帽海贼团和历代死亡游戏主办者碰撞又会怎样呢?她所渴望的自我救赎是否能在这里找到?她正确的人是否会再一次出现?这个故事不仅有笑有泪,还有恐惧和希望。 林夕:“……如果你邀请我上船,请记得有漂白我这一项重大使命。如果你没有办法做到的话,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哦。” 路飞:“诶?难道你不是我请来的逗比吗?” 顺便一说,这是一个将高冷(万能配)特拉法尔加罗收入囊中,并培养一只逗比罗的浪(xiang)漫(cun)爱情故事。 P.S.故事可能会出现很多咱大中华的传统设定,比如身穿中山装的总编辑,御剑等等,所以在日后也会出现内功剑法等设定,希望大家不要见怪。

  • 修仙猪

    灵川飞羽

    N次元连载中171.35万

    女主原名花晓珠,原本是S市里的豪门千金,因一场车祸使花晓珠来到了修仙的世界。苍天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穿越、失忆那都不是事,可是为什么穿越成一只猪啊!参天你一道雷将我劈死算了!可是我怎么吧妖王给得罪了,你可是妖王啊,怎么可以欺负弱小,请放过我这只失忆猪吧。什么鬼,个个都欺负我,还骂人!什么傻猪、死猪、笨猪、猪头,不要叫我这些,请叫我小花!

  • 许你灿烂晴天

    洪小珀

    N次元连载中50.04万

    他爱笑,出道前是如此,出道后更是如此。他喜欢乐器,喜欢Rap,喜欢一切可以亲自动手的事。从她转学那年起,两人开始相爱相杀,直至她开始接纳他的好。11岁那年,他弄丢了她,再无她的音讯。15岁那年,两人再度在高中相遇,她却不再是他认识的她。“安以晴,画画吧。像以前一样,拿起笔吧。”他认真的看向她,一如既往地冲她笑道,像是把她从深渊里拉出来一样……4年后,他成了舞台上光芒万丈的人气明星,她从圈内小透明成了小有名气的漫画家。直到有一天,他含情脉脉地拉起她的手……“你不是喜欢边伯贤吗?”她愕然,他无言以对。——是啊,我喜欢我的兄弟们,可对你的喜欢不一样。【晓月晨曦】

  • 名侦探柯南之绝望的哭声

    青空花樱

    N次元连载中9.41万

    14年前,英国拜伯里小镇发生一场火灾,二楼传来女子呼救的声音,贪玩晚归的两名少年勇敢地闯了进去,随后,邻居和附近的人们纷纷赶来,扑灭了这场大火。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两名少年只救出来尚在襁褓中熟睡的婴儿,而呼救的女子,为了保护襁褓中的婴儿,被大火无情地吞噬。 而让邻居们奇怪的是,孩子的父亲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