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娇妻,到我怀里来

    谈笑岩岩

    古代言情连载中33.6万

    好像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熟悉。 那一天我满脸血污,看起来狼狈的很,你坐在马车中,像个高贵的小王子,一句话把我救下。 只是那一年,我只有五岁,而你只有六岁。 而我对你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用这样的方式记着你而已。 当初那句“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一直没能说出口, 今天想问问你, “你是不是在哪见过我呢?”

  • 国子监绯闻录

    页里非刀

    古代言情连载中22.42万

    你是无意一缕穿堂风, 却偏偏孤倨引山洪! -------沈泽棠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为查灭门血案的小女子,女扮男装考科举、上朝堂,稍不留神,被首辅大人叼回府镇宅的野史。 存稿多多,欢迎喜欢的读者来评论,给推荐票。

  • 农女种田:大叔,来生娃

    轻言吾语

    古代言情连载中27.93万

    这是一个重生女追夫的生活曰常,她只不过想娶过夫郎过自己的小曰子,但天不随人愿,时常有牛鬼蛇神出没,你们这是要闹哪样呦!说白了就是一只大灰狼诱拐小绵羊的故事(宠文1v1男人生孑)

  • 冥王追妻:腹黑小郡主

    落笔辰殇

    古代言情连载中5.4万

    她是跋扈小郡主,他是孤傲王爷 贪财好色是她的人生信条,闷骚傲娇是他的标签。 他说:“上官兮兮,你一生最大的梦想不是贪财好色么?本王有财可贪有色可好,你怎么就对本王无动于衷呢?恩?” 她说:“即墨御,你看你这个人傲娇又闷骚那个女人受得了!” “既然别人受不了,本王偏要你受着!” 且看傲娇王爷追妻史。

  • 穿越之霸道赌妻养成记

    巫岚玉

    古代言情连载中9.69万

    她忘记了自己是谁,也忘了从何而来,只从旁人话语中知晓,当她再次醒来之后,已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她。 但也正因为本该一命归西的她忽然诈尸,整个锦和布庄都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一桩桩看似顺理成章的事情,却因一人的死亡暴露了锦和布庄的天大秘密。 太多的执念,太多的无奈,太多的自私,太多的冷漠,将一个情字劈的血肉模糊。

  • 神医倾城:腹黑儿子妖孽爹

    万里君临

    古代言情连载中2.38万

      一穿越,她就被迫与人辗转反侧,最后疼晕过去。六年后,坊间多了无数关于一对倾城母子的传闻。   有人说那是一对有着绝世容貌的母子,娘亲肤如凝脂,明眸润唇;儿子灿面如冠玉,丰神俊朗!也有人说那是一对魔鬼母子,娘亲手持银针,活死人,肉白骨;儿子玩转毒蛊,见者疯,听者狂!   某天,倾城母子进城了,医馆拍苍蝇,赌坊倒闭,数名大财主遭贼。“娘亲,今天是否有有钱的冤大头目标?”“呐,对面茶楼坐着的帅哥看起来不错。”“娘亲,那个帅叔叔看起来和我长得很像……”

  • 逆世魔女:强宠天才妃

    风十里

    古代言情连载中114.62万

    【穿越遇流氓,揍晕来暖床】帝国杀神魂穿异世,成了魂王府废物大小姐。 说她废物、老妖怪?瞎了你们的狗眼!渣男、表妹陷害她,这么想死必须成全! 她是玄魂灵三修天才,当她展现修为,震惊天下,当她露出真容,惊艳世人! 强悍如她,却遭遇夺心妖孽。初见,被他强夺半颗心,从此与他共用一颗心。 再见,初吻被夺;三见,直接被吃干抹净。 她抚额长叹:“穿越遇流氓怎么破?在线等,急!” 未来的小包子答:“当然是流氓回去。”【一对一,甜宠,身心干净,男强女强】

  • 凤琉帐

    小李乞儿

    古代言情连载中1.78万

    何前世,为今生。一寄红尘奈何桥,却是不散续来生。浅笑梨涡,忘不掉是你的颜色。心高气傲的他却在孟婆前苦苦相求再许一世与她相遇,愿付她一生无忧。自古情难断,爱难绝,百转千回早已是命中注定。孟婆感慨“也罢,求亦不求皆是你的命,老身也不过顺水推舟,再世为人,有缘相见,能否相守看你造化罢。”愣是遣了21世纪的她穿越光年圆了他两世的痴情。

  • 火爆萌妃有点甜:爷,抱!

    九千万

    古代言情连载中25.07万

    “一千万两,买我自由”白九歌和某王爷第九十九次进行谈判。 他黑眸微眯: “大梁江山,买你一辈子。” 莫名其妙的成为七王爷的侧妃,也就算了。 等她仇报完,想溜之大吉。 七王爷就不乐意了。 “被本王抱了,还想去哪?” “呸!别说的那么污,我们之间可是清清白白,啥都没做!” 七王爷邪气一笑:“原来爱妃是怨本王没宠够你。” 前半生没有遇见你,算我倒霉,但后半生,只愿宠你一人。

  • 甜妻缠绵:军阀大帅,有点坏

    火轻轻

    古代言情连载中169.12万

     他是高高在上人人敬畏的大督军,第一次见面,她是来偷地图的小贼。他对她一眼情深。 为寻她,全城通缉,沸沸扬扬。   为逃他,天南地北,能逃且逃。 “小美人,恃宠而骄?挑战本督军的耐性?”尉迟寒铸出了空中楼阁,金屋藏娇。 某年某月。 “寒寒,三娃跑哪里去了?”明月儿四处寻找小儿子。 尉迟寒无奈地叹气,“三娃翻墙去找小妞妞了。” 明月儿从没想过去偷军事布防图,掉进了那个狂霸拽大督军的陷阱里。 她一逃再逃,他禁锢她,用最狂烈的宠爱融化她,宠之,疼之。 身心干净,架空民国。